乡野小神医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十八章 都是来提亲的

“噗!”王二妮一口笑喷出来,一双美目圆瞪着张振东,说:“东子哥,你可真会开玩笑啊。”

“二妮,俺可没开玩笑,俺带了钱来,俺要把你带走,做我张振东的婆娘。”张振东笑嘻嘻地看着王二妮,炒王二妮耸耸肩说道,一双眼睛盯着王二妮俏生生的脸蛋,这可是未来媳妇啊,真好看。

“东子哥,你……你再这样开玩笑的话,俺可不理你了。”王二妮捏弄着衣角,很是忸怩的样子,脸蛋儿红得像涂抹了一层番茄酱。

“二妮,妹子,俺张振东可不是喜欢开玩笑的人,俺是真的来提亲的,俺说过,俺认定你,这辈子就要你做俺的媳妇。”

“东子哥,这种事情,俺们说了不算,还是要等爹娘回来了再商量。”王二妮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王二妮也谈不上多喜欢张振东,只是张振东这嬉皮笑脸玩世不恭的样子,不让她讨厌,她这个年纪的姑娘,像花儿一样,内心也正是青春萌动的,对男女情情爱爱的事儿也是特别好奇,甚至期待的。

“好啊,那俺就等王大叔和翠花婶回来。”张振东像个大老爷们一样,大咧咧地搬了根凳子,坐在王二妮家院坝等着王大叔和胡翠花回来。

王二妮的爹叫王守银,她娘叫胡翠花。

“哎,东子哥,俺不知道怎么劝你,等会你挨了我爹娘的白眼,可别怪俺没有提醒你。”王二妮不讨厌张振东,也不看好张振东,她很清楚自己爹娘对未来女婿的要求高着呢。

“二妮,过来。”张振东压根就没有听王二妮说的话一样,朝王二妮勾勾手指。

“东子哥,咋啦?”王二妮问。

“给东子哥捶捶背。”张振东说道。

“哦。”王二妮跑来,羞羞答答地给张振东捶背。

“二妮,往下面点。”张振东说道。

王二妮往下捶去。

“还往下点。”

“东子哥,你讨厌啦。”

“哈哈。”张振东一把抓住王二妮的玉手,说:“二妮啊,你这是吃的啥啊,为什么皮肤比俺的白,比俺的嫩啊?”

“咳咳。”就在这时,王守银的咳嗽声传来。

王守银背着背篼,胡翠花扛着锄头,朝院坝走来。

王守银和胡翠花的身后,跟着白三。

“张振东,你干什么?”白三看到张振东,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张振东跑到他家跟他干架,弄得他身上也挂了点彩,正想找张振东讨个说法呢,这就看到王二妮和张振东拉拉扯扯的,更可恨的是张振东抓着王二妮的手。

“你管俺干啥?俺干啥,用得着给你汇报?”张振东朝白三投去很是不屑的表情,气得白三牙痒痒的。

“张振东,你放开二妮……”白三也气炸了,张振东不给他面子,还那话挤兑他,让他怎么在王二妮面前树立光辉伟大形象?

“俺就不放,你能把俺咋滴?”张振东原本是打算放开王二妮的,听到白三这句话之后,张振东马上改变了主意。

“你……你……你不能抓着二妮,二妮是我白三的。”白三气得憋出这一句话。

“三哥,你可别乱说,俺王二妮啥时候是你白三的了?”王二妮有点不依了,叉着腰说道。

相比较于白三而言,王二妮反倒是觉得张振东更实在更有趣,白三不过是仗着老爹是村长,家里有几个臭钱,在村里像螃蟹一样横着走,王二妮内心深处是看不起这种男人的。

“你们……你们……”白三第一次感觉到语言迟钝,他没想到王二妮居然帮腔,帮着张振东说话,这可是他看上的女人啊。

张振东,你狗八蛋的,老子饶不了你。

白三对张振东的恨意升级了。

“吵啥吵呢?二妮子,还不快离东子远点,姑娘家家的,也不害臊。”王守银顿了顿,仗着家长的身份,瞪了闺女一眼。

“哼……”王二妮跺跺脚,离开张振东。

白三瞥了张振东一眼,脸上挂着一抹诡异的笑,“王大叔,俺来找二妮子提亲的事情,你看,就这样定下来吧。”

原本要进入家门口的王二妮,听到白三这一句话,马上停止脚步,这可是关系她终身的事情,就算是不好意思,她也要听完。

“老三,二妮子还小,明年才满十八,这提亲的事情,还是日后再议吧。”王守银朝白三一脸笑容说道。

“王大叔,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十五六的姑娘嫁人的一把抓,二妮子都十七了,不小了,你要是觉得我给的提亲费太少,还可以加,一句话,我出两万,等定亲的时候,还出两万,你看如何啊?”白三喋喋不休地说道。

“白三,你想得美,你把俺王二妮当成什么人了?俺王二妮会为了你这几万块钱委屈自己嫁给你这个无赖?你醒醒吧!”王守银还没有开口,王二妮一顿连珠炮,噼里啪啦对白三就是一顿痛批,那叫一个义正言辞。

“啪啪。”张振东拍了拍手,“二妮,霸气,俺喜欢,不愧是俺张振东预定的媳妇。”

“张振东,你说什么?你捣什么蛋?你这个穷鬼?还不快滚?”白三爆发了,直接朝张振东开炮,拿张振东出气。

“白三……”王二妮又开口了。

“你给俺闭嘴。”王守银猛地回头,朝王二妮吼道。

王二妮乖乖闭嘴了,她还很少看到爹发这么大火。

“老三,你来提亲,是你的主意,还是你爹的主意?”王守银看着白三,语气一下温和了下来。

“是俺的主意,也是俺爹的主意,俺爹支持我娶二二妮子。”白三说道。

“既然村长和老三你都这么有诚意,俺要是还不松口,那都说不过去了……”王守银说道。

“她爹。”胡翠花拉了拉王守银的衣袖,她可不是很希望宝贝女儿嫁给白三这个无赖,哪怕白三老爹是村长,家里有钱,那又如何?

胡翠花一心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幸福,她知道自己女儿这种性格,压不住白三的。

“男人说话,女人家家的闭嘴。”王守银猛地朝胡翠花吼了一句,吓得胡翠花缩回手,也再没敢开口了。

“爹,俺不答应,俺打死也不会跟白三好的。”王二妮很倔强的说道。

“婚姻之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王守银说道。

“俺不要啊,哇……”王二妮突然哭了起来。

“二妮,不哭,不哭……”张振东走到王二妮身边,拉着王二妮安慰道。

“东子哥,俺不干,俺不要跟白三好,哇啊啊……”王二妮直接趴在张振东怀中放声大哭。

张振东也趁机抱住王二妮,伸手在王二妮的肩膀上身上拍了拍捏了捏,安慰说道:“二妮,别担心,有东子哥呢,俺会娶你当媳妇的。”

“张振东,你放开俺闺女。”王守银肺都气炸了,在村里他混得不算好,没啥本事没啥钱,但是在家里,他可是绝对权威,今天自己的亲闺女居然挑战这权威,连他这个老爹的面子都不给了,这让他又是懊恼又是生气。

“王大叔,你听俺讲……”张振东抱着王二妮,开口道。

“你讲个球。”王守银打断张振东的话,抓起阶沿的晾衣杆就朝张振东扫去。

张振东双脚一跳,快速躲开,右脚小腿还是被晾衣杆扫荡了,打得他的小腿一下子就红肿起来。

白三见张振东挨王守银的棒子,露出会心的笑容。

“王大叔,你要听俺把话讲完啊。”张振东那个委屈啊,他挨了打,又不敢还手,这才叫蛋疼。

“讲你个球讲你个蛋,叫你勾引俺闺女,俺打死你这个狗东西。”王守银越打越起劲。

张振东被晾衣杆打了好几下,这下张振东可不依了,他反手一把就抓住王守银的晾衣杆,猛地用力就把晾衣杆从王守银手中夺走。

“王大叔,你听俺讲完,俺今天来你家,也是来提亲的。”张振东说道。

“提亲?你提哪门子亲?”王守银一脸怒意扫射张振东。

“俺来向你和翠花婶提亲啊,俺喜欢你闺女,俺要娶她做媳妇。”张振东一本正经说道。

“哈哈……”白三不放过任何打击报复张振东的机会,“张振东,就你这穷鬼,也配跟二妮子提亲?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

“俺穷,但俺努力,俺有这份真心,这份诚心。”张振东满不在乎白三的话。

“哈哈,你的努力,你的真心,你的诚心,值多少钱?”白三一脸看笑话的表情看着张振东。

“俺带了钱。”张振东摸出给张文发的老爹治病得来的一千五,朝王守银摊开,说:“王大叔,这是俺带的提亲费,您老人家收着,从今天起,俺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以后俺就是你的亲儿子。”张振东把钱送到王守银面前。

“哈哈哈,张振东,你是想笑死我吗,你这有多少钱啊?”白三讽刺道。

“一千五。”张振东满不在乎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