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神医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十七章 发财了

张文发和张文生没有给张振东机会,两兄弟出去后,就开始商量起来。

“弟啊!俺爹这腿脚,都瘸了十几年了,他能治好的话,一千五超值啊!”

“是啊!大哥,他要是治不好,把喉炎治好了,俺们不给钱也成啊!”

“对对对,那就这么说定了。”

“定了!”

“如果他两样都给治好了,当然,俺只是说如果。如果治好了,这一千五,俺出一千。”

“成!”

两兄弟很快就商量好了,急忙进屋。

张振东满脸紧张地问道:“咋样啊?治……还是……不治啊?”

“有病,当然得治,小神医你放心,只要你把俺爹这腿脚和喉炎都给瞧好了,一千五少不了。”张文发豪迈地说道。

张振东瞪大了双眼,哇咔咔,偶滴那个神呢,一千五都答应了!牛人啊!

“放心!俺一定给瞧好。”张振东急忙说道。

喉炎吃不下食物,很简单嘛!

张振东要了一罐红糖,为了避免张文发和张文生觉得太简单了,不给钱,张振东还特意要了很多东西。

等到两兄弟忙前忙后准备好了以后,张振东才开始配药。

其实很多东西,根本用不到,将红糖稀释成浓稠状后,张振东让老大爷张大嘴巴,拼命往里面塞红糖,塞得满满的后,这才说道:“大爷,您把嘴巴闭起来,不要吞下肚,明白不?”

老大爷点了点头。

接下来就是治疗腿脚了。

张振东刚刚就探查过了,老大爷的腿脚,其实没什么毛病,也不知道以前那些医生是怎么看的,估摸着是摸到骨头没有损伤之后,就不知道怎么治了。

可是张振东能感觉到,老大爷的骨头虽然没有太大的问题,可是因为肌肉拉伤之后,骨头和骨头之间的产生了缝隙,日积月累下,导致里面长了李子油(李子树上的油,一种粘稠物,偶尔李子里也长了这种东西,可以食用)。

这个就需要用到特殊道具了,如果李子油刚开始还没有成型的时候,按几下,将李子油从骨头里挤出去就可以了。可是老爷子这李子油长得有点多,推不下去,只能用针管吸出来。

张振东将针头刺到相应的部位之后,抽了整整半针管的李子油后,挤到到了地上,再给老大爷的腿脚进行推拿按摩。

忙碌了整整三个小时之后,老爷子嘴里的红糖也被唾液带进喉咙不少了,而张振东的推拿按摩,也进行到了尾声。

“好了,进来吧。”张振东对着门外大声喊道。

这个时候,一个接一个人的进来,屋子里很快就进来了十好几个人。

有些是来看热闹的,有些则是张文发或者张文生的亲戚或者家人。

“老爷爷,您现在喉咙还痛吗?”张振东问道。

老爷爷摇了摇头,对着张文发的老婆说道:“儿媳妇,俺饿了。”

“好好,俺这就去跟您煮点东西吃。”张文发的妻子急忙跑开了。

“下来走两步。”张振东说道。

老大爷将信将疑地起来,试探性地走了几步,因为长期间瘸腿,已经让他养成一种习惯,张振东在一边纠正了好几次之后,老爷子这才能够和正常人一样走路了。

屋里的人都惊呆了,一个瘸了十几年的人,就这么变成这样人了。

“那个……”确定医好后,张振东挠了挠头,“俺们说的哟。”

张文发的目光还停留在父亲的腿脚上,听到张振东的话后,急忙说道:“当然,当然,俺这就去拿给你。”

所以说啊!

有钱人就是敞亮。

张振东满怀欣喜,尽量让自己不要表现得那么激动,说真的,当张文发将一千五交到他手里的时候,张振东还有些难以置信,数了数,确定是一千五后,张振东这才心里暗叹道,发财了,发大财了。

他这辈子还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呢!

可是离开张文发家里后,张振东良心上有点过意不去,他其实也没做什么,就收了张文发那么多钱,感觉有些怪不好意思的,心里下定决心,以后要是他家再有生病了,得便宜点,不要钱都行。

同时心里还有点小小的不满,张文发那家人,实在是太抠门了,那么多人,肯定会煮很多好吃的,竟然都不留他吃饭,多一双筷子而已,有那么难吗?

回到桃花村后,张振东照例去看望了一下自己的那群小羊,小羊们很乖,待在他吩咐的那个圈子你吃草,偶尔有一两个调皮的,跑出圈子后,也没走多远。张振东过去,狠狠地批评了一下那几只调皮的小羊。

这个圈子里的草,小羊们吃了好多天了,也差不多够了,张振东给它们重新划分了一个圈子,同时惩罚那几只调皮的小羊,在老圈子里吃草。

下达完一连串命令之后,张振东这才跑回家,估算了一下时间,二妮估计还在种田呢。

“时间还来得及!”

张振东从一堆二姨给过来的衣服里面,挑选了一套七成新的衣服,比划了一下后,这才跑去挑水,将水缸灌满后,还洗了个冷水澡。

收拾妥当之后,张振东对着半边镜子照了又照,这才满意地离开家门。

今天的他,就一个字来形容,帅!

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觉得,如果能有一双好鞋,那就更好了。

先是到小山坡上,看了看他的那群小羊,这次小羊们很乖,那几个调皮的也没有乱来,张振东就放心了,咩咩地叫了几声后,带着小羊们提前回家圈起来,这才迈着小碎步,慢慢走向二妮家。

“咕咕咕咕……”

刚到二妮家的家门口,就听见二妮唤鸡吃食的声音,小院的大门敞开着,张振东就直接走进去,“二妮,喂鸡呢?”

“你家小羊是在哪儿找到的啊?”二妮已经知道张振东找到小羊的事了。

“那群小家伙,害我好找,就躲在小坝的稻草里。”张振东笑着说道。

二妮也笑了,“找到了就好,啥事啊?”

“当然是好事,俺来提亲了。”张振东豪迈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