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五章 嘿嘿嘿!(打劫,投票!)

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再难开口,为了未来,还是要开口的。

毕竟下周一就要报名,方平又不是神,明天一天时间而已,到哪筹一万块钱去。

等父亲方名荣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一家人上桌吃饭之际,方平还是开口了。

“爸,下个星期武科报名,我想报考武科,报名费……要一万块钱。”

方平话音一落,整个屋子瞬间安静了下来。

方名荣今年四十出头,面相不算苍老,不过有些苍白。

方名荣在阳城郊区一家陶瓷厂工作,不算技术工种,也就是普通工人罢了。

在如今普工人均工资2000左右的阳城,方名荣每月工资差不多都有3000块以上。

不是老板多赏识他,也不是方名荣干的有多好。

关键在于,陶瓷厂工作久了,容易得矽肺病,所以工资要高一些,差不多是拿健康换钱。

可方名荣却是不得不做。

家里两个孩子,一个上高中,一个上初中,衣食住行,哪样不要花钱。

还要给方平存大学学费,还得考虑大学毕业后方平结婚买房,全家日子过的都紧巴巴的。

一万块钱,除去日常开销,两口子差不多要半年时间才能存下来。

如今社会,武道为尊。

方名荣虽然是普通人,可也明白武科难考,难如上青天!

偌大的阳城,每年数万学生参加高考,其中考上武科的,两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方平所在的阳城一中,在阳城也算最好的高中了。

可纵然如此,阳城一中去年也才5人考上了武科,而一中高三学生接近1500人,普通班有20多个。

07年,这20多个普通班,考上武科的总共两人。

这些消息,参加过几次家长会的方名荣并不陌生,甚至一中老师主动宣传,因为能在普通班考出两个武科生,这不是缺点,反而是优点,值得一中老师们骄傲。

现在,花一万块钱,搏一个虚无缥缈的机会,值得吗?

方名荣没急着开口,李玉英欲言又止。

方圆低着脑袋没敢说话,比起方平才了解这些大众常识,已经上初中的方圆比方平了解的要更多。

方名荣端着小酒杯,看了儿子一眼,过了片刻,点点头道:“待会让你妈把银行卡给你,明天你自己去取一万块钱。”

“爸……”方平咬了咬牙关,就想说几句话安抚一下父亲。

却不想方名荣直接打断道:“不管考上还是考不上,你有这个心就够了。

就算考不上,起码多点经验,以后圆圆上了高中,你还能指点一下。

家里虽然不富裕,可这是一辈子的大事!”

虽然不报希望,可报考武科关系到这辈子能否鲤鱼跃龙门的大事,如果方平自己不提,那方名荣也不会说。

可儿子提了,大不了接下来加点班,一万块钱还不至于拖垮了方家。

父亲这么说,方平也不再多言。

这时候,说再多豪情壮语也没用。

何况,方平也没把握能真的考上。

他是重生了没错,可又不是修仙归来,武科武科,哪怕不知道具体要考哪些项目,也知道肯定离不开身体素质之类的。

实际上,方平简单了解了一下,要求比这更多。

能否考上武科,现在的方平是真的毫无把握。

不过就算考不上,以后赚大钱难说,赚点小钱还是不难的,也未必没有成为武者的机会。

所以对未来,方平觉得就算自己走不到最高点,也不会如同现在,为了20块零花钱坑妹。

解决了当前最大的拦路虎,方平心里轻松了不少。

方圆是家里的活宝,见大家还沉浸在刚刚的话题中,笑嘻嘻地转移话题道:“方平,你真要考武科?”

方平见状笑道:“当然,等你哥我考上了武科,成了武者,以后你就发达了。

下个学期,去学校,你就可以跟同学炫耀说‘我哥是武者’了。

我敢保证,到时候你就是你们学校的校霸,以后再也没人敢喊你‘圆滚滚’了。”

“方平!”

方圆再次气急,小丫头因为脸圆圆的,名字也带个圆,上初中没几天,就被调皮的男生取了个外号——圆滚滚!

为这事,小姑娘都准备和那几个男生决斗了。

方平现在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方圆气急之下,也顾不得给老哥留面子,恼怒道:“你肯定考不上,浪费这么多钱还不如买点好吃的!”

“圆圆!”

方名荣夫妇几乎是同时呵斥一句,方圆也马上醒悟过来,低着脑袋咕哝道:“我就是说说,说不定就考上了呢。”

方平笑了一声,朝方圆做了个捏脸的动作,气的方圆一个劲地翻白眼。

……

等吃完晚饭,李玉英就把家中的银行卡拿给了方平。

她明天还要上班,方平也不是小孩子了,自己取钱没问题。

以前家里需要用钱的时候,有时候也让方平去取。

接过银行卡的方平,颇为感慨,喃喃道:“爸妈也够放心的,就不怕我全给取了……”

卡里自然不止一万块钱,换成以前,方平自然是不会动的。

可现在……

晃了晃脑袋,方平摇摇头,这种事还是算了,有需要就直接和父母说好了,自己不告而取,那和偷也没差别。

……

一夜无话。

第二天,4月6号。

方平起了个大早,可父母比他起的还早,已经出门上班了。

简单洗漱一番,餐桌上还留着母亲早上做好的早餐,几碟小菜,一碗炒的金灿灿的鸡蛋。

习惯了上班途中买早点边走边吃的方平,坐在椅子上慢悠悠地吃着,这种感觉还真有几分享受。

如果现在的他,是单纯的回到过去,那方平真的一点不急。

高考算什么?

哪怕不高考,以他这些年的社会历练,抓住一些机遇,乘势而起的概率很高!

可现在不一样,抓不住这次武科大考的机会,以后还能不能再有这样的机会,那就不好说了。

而且一日不成为武者,做点生意都得瞻前顾后。

方平分得清主次,这当前,主要的便是高考,尤其是武科考!

其他的,都得往后排。

除非这次考不上,那方平接下来才会考虑其他的途径。

将接下来的主次分清,方平吃完早饭,便准备出门取钱,顺便再观察观察情况,了解一下现在社会的具体差异。

正要出门,房间中,已经穿戴整齐的方圆急忙跑了出来,急匆匆道:“方平,我也去!”

“你去干吗?”

“我不管,反正我也去,还得给我买好吃的,谁让你把我零花钱用了。”

方平失笑,不过也没拒绝,只是去取钱,又不是什么私密事。

有这丫头在,说不定还能避免一些麻烦,毕竟方平也不知道这世界还有没有其他的他不了解的东西。

……

出门的时候,时间还早,方平也不急着去银行。

和方圆并排走在街道上,方圆也不用他管,喜滋滋的东张西望,看什么都好奇,弄的好像她才是重生的一般。

小区外的街道,和印象中并无太大的不同。

如果没有那些碍眼的广告,那方平就要轻松的多。

“滋润护肤,宗师用了也说好!”

“特步,比武者跑的更快!”

“家传秘方,一包入口,武者到手!”

“……”

林林总总,几乎都能和武者扯上关系。

而实际上,这么些年来,阳城数十万人口,真正留在阳城的武者,恐怕不超过20人。

武者,其实距离阳城的百姓很遥远!

可这不妨碍大家讨论、关注,以及打广告宣传,反正又没特指谁。

这个时代,武道强者才是真正的大明星。

当然,大明星一般也是武道强者。

沿路看了一圈,方平无视了这些碍眼的宣传广告,路上给方圆买了几串号称“武者吃了也说好”的烤串,此刻方平兜里只剩下一张10元钞票。

小姑娘乐滋滋的,丝毫没察觉到,方平花的其实是她的零花钱。

等转了一圈,方平领着方圆往不远处的ATM机走去。

……

插卡,输密码,取钱。

输密码的时候,方圆防贼似的帮方平把风,四处张望,生怕谁过来偷窥。

此时的ATM机,一次最多取2000块。

等ATM机吐出第一笔钞票,方平刚拿到手上,忽然愣了一下。

愣神中,方平一时间没有继续进行操作。

正在把风的方圆,见状急忙道:“方平,是不是有假钱?上次我就看到新闻上说过,银行ATM机也有假钱的,银行还不承认……”

小丫头有些急了,小嘴吧啦吧啦个不停,说到最后还有些生气道:“咱们得换回来,找银行的人去!”

此刻的方平,却是没太在意她说什么。

眉头微微皱起,想了想,方平继续在机器上操作起来,开始取第二笔资金。

很快,第二笔的2000块也从出钞口吐出。

方平连忙将钱拿入手中,接下来,和第一次一样,方平拿着钱停顿了好一会没动弹。

一旁的方圆这时候也有些莫名其妙了,奇怪道:“方平,你傻了?”

“到底是不是假钞啊?”

“你说话啊!”

“喂,方平,你干嘛呢!”

“方平……”

“掉钱眼里了?”

小姑娘嘴巴就没停歇过,旁边的方平侧头看了她一眼,忽然将手中的钞票递给她道:“你拿着。”

方圆圆嘟嘟的小脸满是茫然,不过还是接过了钞票,拿在手上看着方平。

方平:“什么感觉?”

方圆:“……可以不报武科,咱们买好吃的吗?”

方平陡然大笑起来,语气飞速道:“这么说,就是没感觉了?”

方圆这时候有暴走的冲动,圆溜溜的大眼睛瞪着他,气恼道:“你又欺负我!”

“没,这次真没有。”

方平脸上的笑意遮掩不住,紧接着就道:“刚刚逗你玩呢,好了,我继续取钱,取完了咱们回家!”

接下来,方圆就看着自己大哥,傻乎乎地开始取钱。

之所以说他傻乎乎的,是因为方平取钱的操作太过风骚。

一会取100块,一会取200块,反正没一次相同的。

一万块钱,方平总共取了十多次。

这还不算,等取够了一万块钱,卡里还有余额,方平又继续开始取钱。

就当方圆以为他要中饱私囊的时候,又看到了亮瞎眼的一幕!

方平取了,又给存了进去,取了,又给存了进去,来来回回的进行操作,彻底把方圆给看懵了。

何止方圆,其实两人后面还有别人等着取钱。

方平霸占着ATM机都快超过半小时了,眼看着这家伙还要继续,后面终于有人忍不住暴走道:“小伙子,行了啊!取一百万,存一百万,这么长时间也够了吧!”

方圆还小,脸皮不够厚,加上自觉理亏,瞬间小脸变的红扑扑的,使劲拉扯着方平的胳膊。

而方平也试验的差不多了,不慌不忙地把多余的钱存了进去,拔卡走出。

等出了ATM机范围,方平忽然满面春风,就这么旁若无人地“嘿嘿嘿”笑个不停。

一旁的方圆觉得自己汗毛都要竖起来了,方平这是受刺激了?

“方平?”

“嘿嘿嘿……”

“你……你别吓我?”

“嘿嘿嘿嘿嘿……”

“呜呜,方平,你到底怎么了?”

“嘿嘿嘿……咳咳,没事了,回家!”

见方圆真快被自己吓哭了,方平干咳一声,强压下狂笑的冲动,拉着小丫头就往家走。

  
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