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神医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十五章 造孽啊

“挺住啊!俺还没发大财呢!”

张振东一边嘟哝着,一边急忙跑进屋拿锄头,然后跑过来疏通水渠。

大雨一时半会是停不下来了,水渠疏通后,积水这才流到了二妮家的桑树地里。

为了确保房屋不至于塌陷,张振东还跑去砍了几棵树,扛到后面去将屋顶给撑起来。

他家的房子好几个地方的墙壁都被雨水给浸湿了,泥巴唰唰地往下掉,看得有些胆战心惊。

下了整整一天雨后,第二天放晴了,太阳一晒,房屋的墙壁到处都是裂缝。

为了避免同样的事再次发生,张振东决定翻修一下房屋,至少要把屋顶搞一下才行。

“咩嘿嘿……”

一大早,张振东就带着羊群,浩浩荡荡地走向村尾的小山丘,因为刚下过雨,小山丘上的草看起来很是鲜嫩,而且带有晨露的草,羊儿吃了很能长个。

“咩嘿嘿……咩嘿嘿……”

张振东对着小羊群下达了不准离开小山丘的命令后,这才跑到了周大叔家。

“东子,你咋来了?吃早饭了没?”看到张振东,周大叔就笑着打招呼道。

张振东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吃过了,周大叔,俺想跟您商量件事。”

“恩,你说。”周大叔急忙说道。

“俺家的房子再不修,怕是顶不住了。俺寻思着,能不能用那些您堆放的稻草,把屋顶翻修一下。”张振东有些底气不足地说道。

“可以啊!没问题啊!”周大叔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

张振东顿时乐了,“那您开个价吧,等俺把小羊卖了,就把钱给您。”

“不用了,你的房子重要,俺家牛还小,吃不了那么多稻草。不过东子啊,俺这身体,好像又不太对劲了,你什么时候有空给俺瞅瞅?”周大叔有些难以启齿地说道。

张振东点了点头,“放心大叔,以后只要您有需要,随时可以叫俺过来,俺保证帮您瞧好。”

“恩恩,那谢谢啦东子!”

“是俺要谢谢您才对。”

告别了周大叔后,张振东回家后,先是拿着砍柴刀去村口他家的竹林里,砍了十几根竹子,然后回家开始分竹片。身为土农民的张振东,从小跟爷爷没少学这些生活技能,农村里的活,他差不多都会干。

用竹丝将稻草编制好铺到屋顶上后,再用稻草铺在编好的稻草上面,用竹片固定好,这样屋顶就算是翻修好了。翻修两间房屋的屋顶,张振东用了整整三天时间。

三天过后,看着自己的杰作,张振东满意地笑了,可是麻烦也上门了。

下雨那天因为急着找树来撑住房屋,他胡乱砍了三根树,其中一根是周大叔家的,周大叔也没说什么,有一根是自己家的,另外一根是村口张文生家的。

张文生是这个队的队长,得知自己家里的树被人砍了以后,很快就查出是张振东干的。张文生好歹也是队长,他背负着双手,气冲冲地来到了张振东家转了一圈,刚好碰到张振东带着羊群回来。

“俺家树林里的树,是不是你砍的?”张文生直接问道。

张振东仔细想了想,点了点头。

“东子,你这娃子咋回事啊?砍树说都不说一声吗?”张文生怒吼道。

张振东急忙说道:“对不起啊,队长,俺那时候也是怕房子塌了,急眼了,后面又忙着盖房顶,一不小心就给忘了。”

“行啦行啦,俺也没怪你的意思,是这样滴,俺家的牛最近也生病了,你去帮忙瞅瞅,看看是不是肚子里也有牛黄啥的。”张文生可是听说了,马寡妇靠牛黄发大财了,虽然具体卖了多少钱不知道,但据说卖了好几十万呢。

“那成,俺先把羊赶进羊圈里去。”张振东说完后,急忙带着羊群咩咩咩地叫着。

吸取了上次的教训,这次张振东没敢乱来了,将屋檐下的小坝里圈出来装羊,这样也不用担心小羊淋雨,只是打雷的话,还是得注意点。

牛黄之所以珍贵,是因为稀少。

如果真的每头牛生病了都是体内有牛黄,那牛黄也不值钱了。

张振东跟着张文生到了牛棚里看了看,发现他家的牛并不是体内有牛黄,而是上火了。

“啥玩意?上火了?不是牛黄?”张文生得知后,略微有些不满。

“不是牛黄,真的是上火了。”张振东解释完后,说道:“很简单的,您打三十三克酸水(泡菜坛子里面的水,因为很酸,所以农村叫着酸水),用一个瓶子装着,餐合着水,灌牛喝了,明天应该就好了。”

“背时的,俺还以为俺家牛也有牛黄了呢。”张文生嘟哝了一声后,这才跑去准备酸水了。

张文生这人是村里出了名的铁公鸡,张振东也没指望张文生给钱,可是连声‘谢谢’都不说,张振东还是有点小小的不满。

“你干啥去啊!”在张振东打算走了的时候,张文生拿着一个装二锅头的瓶子出来问道。

“俺回家了。”张振东嘴上这样说,心里想的却是,难不成你还要留俺吃饭?

张文生点了点头,“那个东子,你会给人瞧病不?”

“这个……”说实话,张振东最近很想挣点块钱,他都好几天没吃过东西了,可是张文生这只铁公鸡,他还得考虑考虑。

“不是给俺瞧病,是俺爹。”张文生说道。

那就没问题了,张振东急忙点了点头,“那成,今天太晚了,改明去成不?”

张文生点了点头,张振东这才回家了。

别看张文生是一个铁公鸡,可是他爹以前可是一个大地主,后来挨批之后,才从村里首富的位置掉下来,可是张文生有个大哥叫张文发,那可是开果园的老板,贼有钱,拥有全村第一辆拖拉机。

要是治好了张文发的爹,那得赚多少钱啊!

回到家后,张振东躺在床上,自顾自地说道:“最好是一场大病,整个千二八百的,俺就可以拿着钱上二妮家提亲去了,嘿嘿。”

想到大把大把的钞票,张振东嘴巴都笑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