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神医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十四章 出大事了

“啊!你这条疯狗,俺削死你!”白三一脚踹到了张振东的脸上,这一下把张振东踹得鼻子一热,鼻血不争气地流出来。

又见红了。

村长和白三他娘,急忙过来将张振东分开,白三他娘护住白三,而村长将张振东拉到了一边,拼命按住,“有啥话,好好说,不要动手。”

“他偷了俺家的羊。”张振东吐了一口口水,擦了擦鼻子上的鼻血。

“谁偷你家的羊了?草,信不信俺削死你?”白三摸了摸后脑勺的血,作势又要打。

张振东一点都不怕了,主动求战,可是被村长给拦住了。

“你这孩子,咋说话的呢?自己家的羊不看好,凭什么冤枉我家三儿?”白三他娘一边拦着白三,一边吼道。

“就是他偷的,不是他还能有谁!”张振东怒道。

“有毛病,想打架直接说!”白三也是气不可止,好好的一个美梦,就这样让张振东给毁了。

接下来就是一场骂战,因为雨下得实在是太大了,街坊邻居就算听到了,也没有过来凑热闹。

吵着吵着,白三他娘带着白三去敷药了,村长对着张振东说道:“你要是觉得是俺家白三偷了你家的羊,你自个到处找找,你看俺家有没有羊。”

张振东觉得有道理,这才咩咩咩地叫着,到处找羊,白三猪圈屋里出了两头大肥猪以外,就是一头大水牛,没有找到样子,至于小洋房里,就找到了一只猫,也没看到羊。

“瞅见羊了?还是瞅见羊毛了?”村长问道。

张振东满脸不忿,“俺不跟你废话,那些羊就是俺的命根子,俺先去他那两个狗腿子家里找,如果俺的小羊被你儿子吃了或者卖了,俺跟你们拼命。”

说完后,张振东也不打个伞,再次冲进了雨里。

这次张振东还真的冤枉白三了,白三的确有想过要去偷羊,不过昨晚下雨,没有动手。

张振东将白三那两个狗腿子家里也找了一通之后,依旧没有找到他的小羊,就冒着大雨在整个村里到处找,很快就找到了二妮家。

这个村子里的人,除了张振东养过羊子以外,也就只有二妮家养过羊子。

来到二妮家后,张振东平息了一下怒气,这才站在二妮家的小院门口喊道:“二妮,你在家吗?”

“啥事啊?”二妮的声音很快就传来。

“俺的羊丢了,你看到了没?”张振东大声说道。

二妮很快就打着一把雨伞出来开门,看了看站在门外的张振东,顿时傻眼了,“你这是咋地了?”

“你看到俺家的小羊了吗?”张振东知道自己现在这时候,绝对不帅,身上的衣服头被湿透了,鼻子还在流鼻血呢,可是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没看到啊!”二妮说完后,急忙问道:“你鼻子咋地还流血了?又被白三打了?”

“那小子,早晚俺要削死他。”李振东说完后,转头就走。

二妮急忙说道:“诶,你带把伞啊!”

带毛伞啊!羊都丢了。

张振东将村子你挨家挨户问了一遍之后,依旧一无所获,只能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家里。

谁知道,刚到家门口,就看到家门口屋檐下的小坝上有几头小羊正在啃着枯草(又叫稻草,农村喜欢晒干后囤积起来,冬天喂牛)。

“小羊!”看到小羊后,张振东双眼放光,急忙跑过去。

这群小羊被他吓得急忙钻进了稻草里面。

这堆稻草不是张振东家的,而是周大叔家的,周大叔图方便,放在张振东家屋檐下而已。

张振东跟着小羊钻进去后,很快就发现,稻草里面躲着一窝羊,他急忙抱着了一只小羊,兴奋地笑了,“哈哈,你们这群小家伙,差点没吓死俺。”

感情这群小家伙,做完打雷受惊了,躲在稻草里面藏起来了,饿了之后,才出来觅食。

羊没事就好!

张振东将小羊再次放进去后,乐开了花,擦了擦鼻子下面的鼻血,这才回屋开始接漏,就这么一会儿功夫,那些被他摆在地上的碗已经接满了水,他急忙用新的碗更换上,将那些水倒到外面去。

“这破房子,早晚俺要推平你。”忙完之后,张振东看了看满地大大小小的锅碗瓢盆,再看了看自己睡觉的地方,好在睡觉的地方没有下雨。

他走到爷爷的灵牌前,跪倒地上后,磕了个头,“爷爷啊!您也看到了,俺家这破房子,怕是撑不过这个夏天了。您要是在天有灵,就让俺的小羊们好好地,它们要是出事了,俺也就不活了。”

摆完了爷爷后,张振东肚子饿得呱呱叫,只能一边喝着水,一边幻想着喝的是骨头汤,咕隆咕隆灌了水饱之后,坐在床上继续研究《不求人》。

《不求人》的第一部分,除了一些不认识的字以外,差不多已经看完了。

第二部分,虽然也有看不懂的字,不过又图片,照做图片上来就行了。至于第三部分,是完全看不懂了,只能寄望于周淑芬卫校毕业回来以后,问问她了。

“只看不练,假把式。”

张振东看了一会儿后,站在地上,扎了个马步后,双手成拳,对着后墙一拳头打过去,“哈!”

这一拳头打过去后,一大片土砖稀里哗啦地散落一地。

村里的人好多人都还是土砖房子,只有村长家是红砖房子。所谓土砖,就是用木头打造一个砖方子,然后用黄泥和稻草搅和到一起后放进砖方子里面铺平,等到泥巴稍微晾干一些后,将砖方子取下。

等到泥巴彻底晒干之后,就是一块块土砖,每一块土砖大概有五六十厘米厂,三十四厘米宽,二十厘米左右高。

“哇,这么猛?”看到好几块土砖掉落到地上摔成粉碎后,张振东楞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了,急忙跑到厨房,拧起砍柴刀就往外跑,跑到村外的小山丘后面哪个松树林里后,挑选了一根小碗粗细的树,几刀放倒之后,急忙扛着树干往回跑。

等跑回家的时候才发现,他家房子后面的墙倒了一大片,屋顶都塌下来了。

“撑住啊!”

张振东急忙估算了一下大概高度,砍下一节树后,用树干将屋顶给撑起来。

屋顶破了个洞,雨水刚好流到墙上,将土砖给浸湿了,一大块一大块地往下掉。

张振东到了阳沟(屋后面的排水沟)看了看,发现这条阳沟因为他几年没有疏通过,水已经漫上来了,将屋地基都泡软了,这样下去房子会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