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十一章 柳树下的老人

裘水镜临行前对他说,教育被垄断在士族手中,寒门士子通过官学绝不可能与士族子弟并驾齐驱。

裘水镜告诉他,要有野性。

士族子弟所不具备的野性!

从天门进入那个奇妙世界,虽然有可能会遭遇仙剑的袭杀,但只要筹备妥当,便可以在仙剑来袭之前到达那幅仙图边,得到自己想要的功法!

尽管会有性命危险,但这不正是水镜先生所说的野性吗?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才能再度打开天门,进入那个世界?

“打开天门的关键,在那八面朝天阙上。”

苏云陷入思索,心道:“那八面朝天阙吸收我的元气,然后朝天阙上的各种神兽异兽飞出,落在天门上。或许我只需要用自己的元气再度激发那八面朝天阙,便可以打开天门,进入那个世界。”

他没有立刻尝试,天门后的世界神秘莫测,那口仙剑未必走远,他已经得到了更为高等的鳄龙吟,目前没有再度进入天门的必要。

“花二哥,你的左肩肩头高了一寸。”

胡丘村外,花狐与三只小狐狸正在各自勤修苦练,身如鳄龙,将鳄龙吟的六大招式练了一遍又一遍。

苏云站在一旁,少年虽然目不能视,却仿佛能看到他们的动作一般,时不时出言指点。

“小凡,你在炼龙形时腰肌太死板,记住不是用腰肌发力,而是用脊梁骨发力。”

“青丘月,你的鳄龙出渊气势不够,软趴趴的没有一点凶恶感!”

从他天门逃生至今,已经过去了近二十天,这段时间,他把鳄龙吟的四大雷音传授给花狐他们,托词是裘水镜所传。

至于他打开天门,性灵飞升到另一个世界的事情,他并不打算告诉告诉花狐。

毕竟这件事太离奇,而且里面藏着许多让人战栗恐惧的秘密。

比如说,曲伯的肉身为何会死在那个世界?他为何要拼死盗走那幅怪图?

为何那幅奇怪的图,能够补全功法甚至超越原版的功法?

还有那口仙剑是从何而来?

这些古怪的事情如果传扬出去,对苏云他们来说未必是好事。

“关于门后的世界和那幅图,知道的人越少越少。花二哥他们不知道此事,反而是保护他们。”苏云细细感应花狐等人的动作,培养自己的气机感应,心中暗道。

他虽然年纪不大,但常年独自生活,让他有着同龄人不具备的缜密思维。

人的眼睛看不见了,便会想的更多。

宝物会引起人的贪婪,尤其是仙图那样的宝物。

这十几天时间,花狐也炼成了鳄龙吟的第二种成就,狸小凡、狐不平和青丘月也都顺利修成鳄龙吟第一种成就。

而洪炉嬗变的上篇,花狐也顺利修成了第三重,其他三只小狐狸也各自修成第二重,进步极快。

正是有苏云传授给他们的四大雷音,他们的进步才会如此神速。

至于苏云自己,这段时间的进步更是惊人!

苏云元气修为日渐深厚,洪炉嬗变上篇已经修炼到了第三重的巅峰,隐隐有跨入第四重的趋势。

洪炉嬗变上篇的第一重,是以自身为天地,点燃体内洪炉。

修成第二重的征兆,则是洪炉火焰有了两层火焰颜色,第一层炉火为紫色,第二层炉火为红色,因此又称作双重焰。

洪炉嬗变第三重,炉火又多出一重火焰,橙色火焰。

第四重,多出一重黄色炉火。

第五重多出一重白色炉火。

第六重多出一重蓝色炉火。

洪炉嬗变第六重圆满之后,便可以进入元动境界。

苏云曾经“亲眼”看到神鳄渡劫,他观想的鳄龙比花狐他们更加真实,更加强大,也更加震撼,因此修行速度也更快。

他现在催动洪炉嬗变,炉火有三重焰,修炼起来,元气修为提升更快!

不过,苏云即便将六招鳄龙吟修炼得炉火纯青,但脑海之中始终浮现出一道剑影。

那是斩杀渡劫的神鳄的一剑!

那一剑直接破去了六招鳄龙吟,斩杀鳄龙,给苏云的震撼甚至远在神鳄渡劫之上!

那一剑在他脑海中翻来覆去的出现,挥之不去。

每当他修为再进一步,那一剑的阴影总会再度出现,折磨他的心灵,似乎有个声音在告诉他,无论他将六招鳄龙吟修炼得如何完美,也难逃这一剑!

甚至,苏云有时候会从睡梦中猛地惊醒,梦到自己在施展鳄龙吟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剑斩断头颅!

“水镜先生说,洪炉嬗变上篇是一种筑基功法,只有六重,修炼到第六重便算是筑基成功。那时,我便可以逼开我眼中的那道剑影了。”

苏云心道:“明天我便可以炼成洪炉嬗变的第三重,到年底,我一定可以修炼到第六重!”

他的心情渐渐稳定下来,不再去想那口仙剑的事情。

裘水镜告诉过他,对他来说筑基是一道坎,这道坎过去,眼睛便会痊愈,那时他便可以像正常人一样修炼性灵和性灵神通。

只是苏云没有想过,裘水镜对他有所隐瞒。

裘水镜没有告诉他,其实他早已经炼出了性灵神通。

黄钟便是他的性灵神通,但是他修出黄钟时,非但没有修炼到元动、蕴灵境界,甚至没有筑基!

裘水镜器重他,也正是这个原因。

一个少年瞎子,在妖怪遍地的天市垣,在除了自己之外没有活人的天门镇,不仅生活了六年之久,而且凭借自己强大的意志力,用六年的时间硬生生观想出自己的性灵神通!

不说天分,单单这份毅力,都是天下少有!

天色渐晚,夕阳即将落山,花狐与三只小狐狸也练得累了,停下歇息。苏云向花狐道:“花二哥,今晚天市垣开夜市,不能错过了。你们要与我一起去夜市吗?”

花狐与三只小狐狸连打几个哆嗦,慌忙摇头。

青丘月松鼠般站起来,摆了摆狐狸尾巴:“小云哥,我们便不去了!”

“也好,夜市没有什么好玩的,大家很少说话。”

苏云想了想,又邀请道:“胡丘村被毁了,你们不如搬到天门镇,随我一起住,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三只小狐狸齐齐转头看向花狐,花狐连忙摇头拒绝。

苏云黯然,独自离开,返回天门镇。

四只狐妖人立起来,目送这个少年瞎子在夜色中离去,狸小凡迟疑道:“二哥,咱们真的不告诉小云哥,天门镇里只有他一个是人吗?”

花狐摇头道:“从前野狐先生便吩咐过我们,万万不能告诉小云天门镇的真相。水镜先生来的那几日,也没有对他说过天门镇的真相。真相太残酷,我们告诉他,他未必能够接受。还是让他自己慢慢发现比较好。”

三只小狐狸默默点头。

花狐看到苏云形单影只的往前走,倍显孤独,不由心底一软,向苏云追去,道:“你们三个留在村里,我陪小云去鬼……呸,去夜市!”

三只小狐狸踮起脚尖张望,狐不平道:“你们说花二哥会不会被鬼神吃掉?”

另外两只小狐狸齐齐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狐不平连忙夹起尾巴,赔笑道:“我是开玩笑的呢!”

“花二哥,咱们先回天门镇!”

苏云与花狐一路走过黄村,绕过蛇涧,苏云很是兴奋,提议道:“我家里还有些宝物,一起带到夜市。倘若卖不出去,咱们便在夜市里转一转。我还没有在夜市里转过呢,说不定能买到一些好东西。”

花狐面色如土,努力让自己的嗓音保持平静:“小云,你家里能有什么好东西?还是别去那鬼……天门镇了,咱们直接去夜市。”

苏云想了想,笑道:“我这几年摆摊,的确没有卖出去过一件东西,想来我家的东西的确不好。也罢,咱们直接去夜市!”

他指向前方:“二哥,前面那株柳树下的房子,便是岑伯的房子!岑伯是个非常好的人,这个时候他总是在等我!你能看到他吗?”

花狐遥遥看去,只见那歪脖子柳树下面只有一个小小的荒坟,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老人脖子挂在柳树下,被风吹过,老人四肢下垂,身体一荡一荡的。

“能看到……”花狐满嘴牙齿得得作响,抱紧自己的尾巴,蹒跚着跟在苏云身后。

“岑伯,岑伯!”

苏云远远呼唤道:“我带来了一个朋友!”

花狐把尾巴塞到嘴里,免得自己叫出声来,一脚高一脚低的跟着苏云,心道:“不怕,不怕,我是妖怪,妖怪不怕鬼神……”

夜晚的天空上浮现出一轮月牙,月光朦胧,花狐远远看到那株歪脖子柳树下挂着的老人把自己的脖子从绳索里掏出来,轻飘飘落在下面小小的坟包上,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花狐心里发毛,跟着苏云来到柳树下。

苏云虽然目不能视,却仿佛看到了坐在坟头上的老人,躬身道:“岑伯。”

岑伯的眼睛在夜色中闪着幽幽的绿光注视着苏云背后的花狐,像是坟地里的鬼火。

花狐抱着尾巴,死命咬住自己的尾巴尖儿,差点昏倒过去。

“是小云啊。”

岑伯的声音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漠然道:“今天你来得有些晚。来就来了,还带什么礼物……”

咚。

花狐仰面倒地,昏死过去,犹自抱着尾巴四肢抽搐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