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神医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三千一百五十二章更恨医神

“就是意识到你们这里的某些不好,人们生活的不易,意识到你对华夏的偏见,你很绝望爱啊。”张振东并不在乎赖怡君对自己的厌恶和痛恨。既然此女要装逼,那他就继续帮她醒醒脑子就是。

最起码此时此刻,张振东不在乎赖怡君仇恨自己。

只要她不偏激的看华夏就可以了。

“你闭嘴!我虽然意识到了这里的某些不好,但不意味着我就抛弃生我养我的地方了!身为一名记者,我发誓,在余生,我会拼了命的去挖掘各种黑幕和丑恶,让他们暴光,让世人讨伐他们。”赖怡君深吸一口气,语气强悍的发着誓。

“这女人还真是厉害,这么快她就不绝望了。而是如同强悍的女战士,瞬间就爆发了无穷的斗志!”面对赖怡君的誓言,张振东则是一愣。

然后看她的眼神,充满喜悦的同时,也不禁有些肃然起敬了。

如此强悍,如此爱国,如此正气的娘们儿,的确是值得他付出一些尊重!

关键是她又如此漂亮,再加上那又野又烈的气息……这让张振东一直辛苦的憋着,不得爽快。

“看到你这么坚强,拥有这样的斗志,我也就放心了。”

张振东还是深吸了一口气,用充满怜惜的语气赞叹道,且对赖怡君竖起了大拇指。

他此时也不敢表现出他对赖怡君的向往之情。

“嗯?”赖怡君一愣,没想到张振东对自己竖起了大拇指。

她更是没想到,张振东对自己散发出了浓浓的怜惜之情……

身为极其聪明,见多识广,且人生阅历丰富的可怕的女记者,赖怡君自然是能瞬间就分辨出,张振东对她的怜惜之意是没有作假的。

张振东对她竖起大拇指,眼神灿烂的赞叹,也是没有任何虚假的。

可是想到张振东之前利用邢文璐她们,对自己的那些藐视和作践,甚至是侮辱说自己一文不值如蝼蚁草狗,她就觉得张振东怎么会对自己有尊重的意思呢?

又想到这男人是那么的花心,那么的邪门儿。

连赵婷那种年近四十,有儿有女的大姐他都不放过……

赖怡君顿时就又觉得张振东对自己的怜惜和敬重,是为恶心了!

甚至她还坚定不移的觉得,张振东这般对自己,必然是惺惺作态,必然是演戏。

他的目的,就是诱骗自己,然后将自己贪婪的占有!

至于他表现的很真诚,不似作假……

赖怡君此时心中冷笑不止。

心想像张振东那种,跟无数的女人打交道,混迹于各种类型的女人裙间的超级花心大萝卜,连赵婷、邢文璐她们都被他给祸害的如狗一般丧失了自我呀。

那他演戏骗人的手段,肯定是很厉害的。

自己看不出他作假,也实属正常。

要不然,华夏怎么会有这样的传言呢:豪门的大小姐,都把张振东是视作洪水猛兽,生了病不仅不敢找张振东求诊,甚至是不会轻易去桃花医院治疗。

想华夏的大小姐们都那么“惧怕”张振东,那张振东自然是极其可怕。

他对付女人的手段,让纯洁又高贵的大小姐们,闻之色变啊。

“这女人对我的成见还是太深了。确切的说,她是被某个花心的男人伤害的太惨。所以不管小爷我对她表现的是多么的真诚,她也是不会信我的。”

见赖怡君被自己的怜惜和敬重之情感染了片刻之后,就忽然又对自己发射了更憎恶,更警惕的眼神,张振东就真的头大了。

虽然她纠正了此女对华夏的愚昧偏见,但却无法化解她对自己的偏见……

关键是,到了这个时候,赖怡君就是警惕的,憎恶的看着张振东,完全不和张振东说话了。

“那个,我送你回家吧。”想了想,张振东只能选择以退为进的策略。

那就是将赖怡君送回她的家里,予以证明自己的对她的真诚。

张振东觉得她漂亮,对她有那样的想法,还一直要在她面前辛苦的压制自己,这的确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不过对一个女人有想法,这对“长大”的男人而言,也不是什么罪过。

正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赖怡君何止是窈窕,简直就是美的爆裂啊!

特别是那腿,那腚……真它娘的好看。

走路的时候就算她不扭腰,可它也会跳跃,转动。就因为太“圆润”了。

所以面对这样的窈窕淑女,男人渴求,这是没有错的。

而取之有道,得之有理,那也是可以的,更是极好的。

何况情场也如战场,这世间极品美女,本就凤毛麟角,也是稀罕之物。

你若不得之,别人也会得了去。

你若假惺惺的客气,其他的狼族勇士们可不会手下留情。

纵然是赖怡君不让别人得到,可是就这么蹉跎岁月,浪费了她的青春,那也是会让张振东心疼的想要哭泣的。

所以在张振东心里,他丝毫不回避他对赖怡君的好感和渴望之情。

只是他会真诚的跟赖怡君化解恩怨,获取她的好感。

而张振东的真诚,主要体现在他对赖怡君的耐心之上。

他明明有一万种手段,可以让赖怡君瞬间匍匐在自己的脚下,奉献出她的一切,包括她的命,而事后她也不会怪罪自己。

比如说,把自己长生不老的秘密告诉她,把自己手段通神的秘密告诉她。

然后再简单粗暴的让她得到那凡人难以触及的幸福和温暖,她就会和胡丽珍,杨明丽,崔氏银等魔头一样,瞬间匍匐了……

可问题是,张振东不想对她用这些手段。

就因为她是个好女人,张振东愿意用水磨工夫,一步一步的获取她的信任和好感。

而这就是真诚。

毕竟放眼这世间,能让张振东付出这么多耐心,这么多时间的女人,那可是不多的!

“不不不!我不用你送我回家……”可是面对张振东的真诚请求,那赖怡君脸色就变得更加恐惧,更加厌恶了。她甚至不断的往后退去。

因为她瞬间就想到了“引狼入室”的这个情况。

何况在她家里,还有个很好看的表妹,在帮她照顾孩子呢。

这要是引狼入室了,那可就是陪了自己还要搭上表妹啊。更何况,她已经害过表妹一次了,不能再害她第二次。

“你就不能信我一次么?”张振东也不着急,而是慢悠悠,很真诚的问道。

“信任你?我凭什么?你可是超级大人渣!更何况,你身为张振东,为何会来到这里?我被困的时候,你偏偏就在这里!我倒要问问,这是为什么?”

去到张振东五十米外的地方以后,赖怡君才缓缓恢复了一丝安全感,于是她的脑子也就变的更好使了。

她直接就意识到,张振东出现在这里的情况,本身很是诡异!

自己居然还在被困荒山野岭的时候,碰到了他!

难道他和那个李恒,有什么关系?

可他为什么要费尽心思的,针对我这么一个小人物?

难道仅仅是因为我长得漂亮,而他喜欢猎食美女?可这也太荒唐了吧?

他就不用忙生意吗?

为了我这个小女人,浪费这么多时间。

何况姐虽然漂亮,但总归也是个残花败柳,单亲妈妈。

“其实,那个李恒就是我……”张振东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向赖怡君坦白,用真诚到极致的态度,去获取她的原谅,好感,和信任。

“什么?”赖怡君一愣,本能的摇头道:“这不可能,你们长得一点都不像。”

“那是因为,我用了易容术。”张振东皱眉解释道。

“易容术?”赖怡君头脑混乱,十分震惊的嘀咕道,还是出自于求知欲的本能。

“不错,易容术。你眼前面对的,是真正的我,那个李恒也是真正的我。只是脸庞不一样而已。”张振东点点头说。

虽然把这些东西告诉了赖怡君,他会很危险。

比如说,就冲赖怡君对他的憎恶,甚至是仇恨之情,她必然会把张振东易容成李恒,出没于南越边陲之地,图谋不轨的……消息,写成稿子发布出去。

她还会把张振东“欺负”赵婷、邢文璐、邢文芳她们的事情吐露出去,予以弄垮邢台傲,弄丑张振东。一石二鸟的报仇。

因为她就是这么的讨厌,憎恨张振东。

她也不知道张振东已经把邢台傲那魔头给驯化成忠犬了,为了解脱台里的那些美女同事,她也会充满正义感的利用邢台傲的妻子、妹妹和张振东之间的事儿,去弄垮邢台傲。

所以把自己就是李恒,把自己在这里做的某些事情都告诉赖怡君,这对张振东而言,还是很危险的……即便是他没有把自己的异能者身份说出来,他也相当危险。

可是没有办法,为了表示自己的真诚,为了堂堂正正的得到赖怡君的谅解,张振东只能这样做。

何况张振东他也不是傻的,他是不会让赖怡君把自己给弄臭的。

他会走一步,看一步,见招拆招。

尽量用温和的手段,去化解赖怡君将要给予他的祸害。

“好啊!真没想到,在街上对我下手的人是你。把我掳到这里来的人也是你!现在你又对我怎样呢?刻意在这里准备吃的,然后把我诱过来,极尽羞辱和践踏?”赖怡君愤怒到极致,就俏脸铁青的冷笑了起来。

这可真是新仇旧恨一起涌现了。

旧恨是针对张振东的。

新仇是针对李恒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