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神医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三千一百五十一章民族偏见瓦解

“你身为记者,挖掘真相是你的本能,拥有强烈的嗅觉也是你的本事!所以我想你应该知道,在金鸥不仅是你的顶头上司邢台傲,把台里的美女员工当玩具和棋子使用了!就是张文元、周文才方方面面的大佬的所作所为,你也是应该知道一些的。”

“所以,你觉得那些活在痛苦中,尊严被撕碎,人格被践踏的贫弱之人,她们会相信人人平等的说法吗?况且,只有在高度文明的国家里,人们的处境才最接近人人平等的理想,比如说我华夏……”

“可是在你们这个地方。虽然近些年这里也发展的很是厉害!但你们一味的追求经济发展,而完全忽略了文明的建设。所以你们这里的某些有权有势或者是很有钱的人,要远比我华夏的那些上流人物凶残,自私,歹毒,狠辣……这就你们这里的弱者活的非常不好。”

“我就不说金鸥了,就说说你们这里的一些大城市和旅游胜地吧。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有钱的男人来了之后,是可以在这里租一个妻子的!”

“你想想,那些把自己租出去的美女,她们难道就都是无耻之徒吗?非也!她们是被逼的!是被你们这里的某些现状,以及一些男人给逼的。”

“甚至她们原本就是某些人的摇钱树!她们被自己的老板胁迫着将自己租出去,然后得到的钱,她们能拿到手的,只是那小小的一部分。”

在这个时候,面对张振东这一系列的揭短,对此地某些现状的阐述,以及实事求是的举例……那赖怡君已经被气的心口隐隐作痛,也被这里的某些情况,给气的落下了泪水。

她之所以会心痛,会哭,是因为她也觉得张振东所说的,都是事实。

是她无法辩解的事实。

但她又不想面对,不想接受这些事实。

所以她的情绪,才会那么矛盾。

她的内心,才会变的那么复杂……

“别的我就不说了。我只想问问你,身为那多郡的人,你可知道姜红琴私底下到底活的如何?”

见自己都把赖怡君给打压的哭泣了,且苦不堪言、无言以对了。张振东就适可而止了。

反正他施展唇枪舌剑的目的,就是要击毁赖怡君那盲目的“名族主义”。

赖怡君都被打击成这样了,张振东的目的自然也就完成了一小步。

也就是说,纵然这赖怡君的盲目名族主义,还没有被张振东彻底撕碎,张振东也选择“罢了”,因为他害怕自己再说下去,会让赖怡君彻底信仰崩塌,难过的吐血。

或者,他也可以用温和的方式,继续去扭转赖怡君的盲目“思想”。而不想再用如此强烈的语言了。

“姜红琴……她其实也是很惨的,被周文才和金鸥最可怕的黑暗大佬周定文欺负了十多年!也就是说,她如今的地位身家,都是她用自己的尊严,身子,以及人格换来的。”

而这赖怡君不愧是记者,她居然知道姜红琴那绝世耀眼,风情万种的外表下,隐藏的是黑暗至极的悲惨人生。

并且被张振东给打压的苦不堪言的她,这个时候也没有那么骄傲了……

她只能痛苦的面对现实,痛苦的认同张振东所说的那个情况:这个地方,的确是远远不如华夏干净,不如华夏文明,不如华夏富裕。

所以,已经变得如此自卑,如此气馁,如此失望而痛心的赖怡君,她也就没心气和张振东对着干了。

甚至是在面对张振东的提问之时,她也懒懒的回答了张振东。

说白了,赖怡君此时此刻,就如同一个信仰几乎崩塌,内心变得极其绝望的可怜信徒。

是张振东硬生生的撕毁了,她对这个地方的偏激热爱,盲目信仰,以及愚昧的忠诚……

所以当信仰几乎要崩塌的时候,她能不绝望且痛苦么?

在这个时候,她能不变得卑微彷徨,凄然无助,精神恍惚,张振东问什么她答什么么?

“你看看,你也知道,连姜红琴那么厉害,那么优秀,那么漂亮,那么强悍的铁娘子,都难逃强人和歹人的碾压残害,从而变得厚颜无耻,走上魔道!所以那些比她弱小的美女,私底下又该是多么的悲惨……”

张振东悲悯的叹了口气,伸手就按住了赖怡君的肩膀。

因为张振东刚才说话的时候,就又从那石头上跳了下来,且走到了赖怡君的面前。

所以现在赖怡君距离他,还不到一尺之遥,实为触手可及。

而张振东看到赖怡君变得如此痛苦,如此凄然,如此彷徨,如此绝望了之后,也的确是对她没什么恨意了。

所以他就对这女人,有了悲悯之心。

毕竟,热爱自己的国家,这是没有错的……

只是盲目的热爱,且不分青红皂白的仇恨着一直把他们当朋友的华夏,那可就是大错特错了。

所以当张振东看出了赖怡君,已经从心底里意识到了这个地方的某些不好现状,意识到了华夏远比这里好的时候,张振东就觉得自己没必要讨厌她了。

甚至也懒得用柔和的方式,去继续打击她对国家的信仰了。

毕竟赖怡君对自己的国家,有了这些个清晰的,理性的认知以后,她将来就不会盲目的仇恨华夏了。

而这就是张振东跟赖怡君浪费这么多口舌的原因……

先利用赖怡君的顶头上司的妻子和妹妹,如今对他张振东的卑贱取悦和虔诚侍奉,来打压这赖怡君的骄傲感。让她潜意识里觉得,在张振东面前她的确什么都不是!

如此,她的思维能力会变得很被动。

哪怕她依然极其痛恨张振东,不喜欢华夏,极其桀骜,可她也会被动的去接受张振东随后传递给她的那些信息,被迫的承受张振东更厉害的打压……

于是当张振东又利用这里的“租妻”情形,来实事求是的告诉她,这里的文明建设有问题,这里的某些情况比华夏糟糕的多,她就会被迫去聆听,被动的跟着张振东的引导去深思了。

乃至于,当张振东更详细的拿张文元,周定文,邢台傲,周文才等人的恶行,去佐证自己的观点之时,这赖怡君就无奈的觉得,张振东所说的一切都是事实,都很有道理了。

最后张振东再丢出姜红琴,让赖怡君自己去说姜红琴在暗地里所遭受的一切……

如此,赖怡君能不幡然醒悟,无奈的面对现实,且理性的去拿这里和华夏做对比么?

也就是说,在这番交涉之中,张振东并没有急着让赖怡君理解自己,放弃对他的偏激恨意……他主要的目的,就是化解赖怡君对华夏的偏见!

所以现在的赖怡君,虽然接受了现实,对华夏渐渐没有偏见了,可她对张振东的恨意,还是存在于心头的。

所以当张振东按着她的肩膀,悲悯的引导她去谈及姜红琴的遭遇之时,她恍恍惚了几十秒钟之后,就忽然又惊醒了过来。然后一把推开张振东,且满脸忌惮、憎恶的往后退去。

“哼!我差点就被你这臭男人给洗脑了!你说的那些不好的现状,我虽然认同了。但我依然很讨厌你。所以,你要是再碰我一下,我就跟你拼了!”

退避开来的赖怡君,她还一边整理着自己那透明的、宽大的短袖纱衣(衬衣),以及肩膀上的纤细吊带,一边满脸憎恶的威胁张振东,谩骂张振东。

张振东下意识的用手摸鼻子的时候,也闻了一下自己这碰过赖怡君好几次的右手。

然后就发现,自己虽然沾染了赖怡君的汗水,可她依然是香香的……

又想到她的手腕和肩膀所透出来的柔软,紧凑,和细腻……张振东就下意识的舔舔嘴,看赖怡君的眼神,也莫名的又散发出了喜悦之情。

“说起来,这女人也一天两夜没洗澡了吧?可她还是香的!看来她也是香水控,并且很懂香水。”

“再加上她穿的如此好看,紧身的破洞牛仔裤,透明的衬衣,平底鞋,几乎把她身上的所有魅力都展现出来了,可偏偏又透着一股干净、知性且干练的韵味……”

心中如此嘀咕着,张振东就放下自己的手,且把双手都藏在了身后。

然后他眼神喜悦的看着赖怡君笑道:“哈哈,你放心吧。我刚才碰你,只是看你很绝望,所以一时同情……”

殊不知,张振东的下面已经对赖怡君宣战了。

虽然他一直都在努力压制,可还是有微不可查的弧线,再向赖怡君热情的表示他的喜爱之情。

而赖怡君也早就发现了那一抹弧线。

而这也是她一直忍不住要骂张振东的原因。

只是她也不确定张振东那是天生的“个子大”,还是故意要对自己耀武扬威的,所以她也不好意思指着那里骂张振东。

“绝望?我什么时候绝望了!还有,姐不稀罕你这坏男人的同情!”赖怡君下意识的抱住了肩膀,傲然昂首,桀骜的怒视着张振东,尽量不看对方的下面,且坚决不承认她方才的绝望感。

至于张振东所说的同情,更是让她恶心!

因为一想到张振东“欺负”了李真茹,李莎子,邢文璐,赵婷……她就觉得这男人,简直就是超级大混蛋,大人渣!

关键是,张振东对姜红琴也那么了解。

如此看来,姜红琴也惨烈的被张振东给欺辱了。

一想到姜红琴是那多郡的法治化身,身穿警服,极其曼妙漂亮,又是那么的威严强势,却也被张振东欺负,她就更加恼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