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神医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三千一百五十章强势碾压

“邢台傲,在一年前得了怪病,然后就不能祸害女人了。我说的对吗?”

张振东不屑的冷哼一声,没有回应赖怡君的惊呼,反而又向她丢出了一个问题。

关键是赖怡君很聪明,自己的话只说了一半,她就猜到了邢文璐她们在自己这里的处境。

所以张振东也没必要再对她浪费口舌,说她们具体是怎么伺候他,是怎么投靠他的。

“这个情况,很少有人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赖怡君眼神恍惚的嘀咕道。

没想到张振东还知道邢台傲那难以启齿,所以才鲜为人知的病患。

“我连他妻子,妹妹的详细资料都清楚,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情况?”

张振东一脚一脚的踢出去,荡起团团泥沙,用泥沙将地上的篝火掩灭了。

并且他也懒得告诉赖怡君那邢台傲如今也是他的仆人。

当初被邢台傲张振东镇压了之后,也给他调理过身子。

所以现在重振雄风,变成了真男人的邢台傲,对张振东的忠诚信仰,是丝毫不输给他的的妻子,妹妹的……

就跟李东丽的丈夫王弼、姜红琴的丈夫韩文在,刘聪慧的丈夫张贺通等等男子一样,对张振东信仰、忠诚、虔诚的不像话。

张振东若是长时间不理会他们了,他们就会觉得张振东忘记他们了,日后不会在庇护他们,帮助他们了,从而惶惶不可终日,变得极其焦虑不安。

“我告诉你这些情况,就是要让你明白一个道理!”

这个时候,灭了篝火的张振东张振东忽然又转身,来到赖怡君的面前……

因为赖怡君正在低头发呆,所以她没发现张振东已经到了她的跟前。

当她抬头的时候,她才忽然娇躯一僵,俏脸惶恐了起来。

因为她发现,张振东几乎要挨着自己了。

“什么……道理?”

赖怡君更是用力的吸了口气,惶恐的颤声问。

此时此刻,她也想要往后退。

但她却发现,突然面对靠近自己的张振东,她的腿不能动了。

毫无防备的惊吓,让她的腿瞬间麻木!

其实张振东并没有用罡气和精神力针对赖怡君。

赖怡君之所以无法动弹,就是因为这突兀的惊吓。

被自己最讨厌的男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这惊吓就已经让她很难承受了。

何况她刚刚才从这男人的口中得知,就连邢文璐,赵婷她们都栽到了他的手里。

“我要让你明白,你没有资格讨厌你眼前的这个男人!”

张振东双手叉腰,对着赖怡君的面孔大声喝道:“就连邢文璐,邢文芳,赵婷那种女人,在我面前,也要如同狗一般讨好我!你又算什么东西?”

“你是在羞辱我吗?”赖怡君俏脸惨白,浑身颤抖,惧怕又屈褥的落下泪来。

恐惧,自然是因为眼前的张振东太霸道,太诡异。

如他所言,连邢文芳她们都栽到了他的手里……

若是他要对自己不利,那自己岂不是也要完蛋?

节操丧失,白白被人家占便宜也是可能的!

屈褥,自然是因为他被张振东赤果果的藐视了!

在张振东的眼里,她居然什么东西都不是!

“我为什么要羞辱你?你我之间的身份差距太大……就比如说蚂蚁如果嘲笑大象的个子小,大象还需要向蚂蚁证明什么吗?呵,大象也不屑于去羞辱蚂蚁。”

张振东不屑的冷声道。

顿了顿,张振东又拍拍赖怡君的头顶,笑容忽然就变的欢快了起来。

“你拿自己和邢文璐,邢文芳,赵婷她们比较一下,你比她们优秀吗?那邢文璐可是电视台的高管,好逸恶劳的邢文芳再怎么不济,也有一肚子才学,是采编总编。而赵婷更是王牌主持人。在电视上被普罗大众观看十多年都是不腻的。”

这个时候,面对张振东这更过分的藐视,赖怡君仿佛瞬间就忘了、张振东对对邢文璐她们的“恐怖”的手段,所以她此时对张振东又没有惧意了,有的只是愤怒和痛恨!

也就是说,在张振东方才极其详细的、轮流点评邢文璐她们的躯体特点之时,赖怡君就意识到了,张振东跟那三个女人的关系匪浅,她也被震惊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

当从张振东口中证实那三个女人如今被他控制了,并且一想到傲慢强横、地位颇高、自诩骄傲的她们,还如同狗一般对张振东跪舔乞怜,卑贱取悦的情形,赖怡君也被吓到极致了。

她觉得那个情况简直就是难以置信的,是匪夷所思的。

张振东这人,也远比她了解的还要恐怖!还要邪门儿!

居然可以让赵婷她们那种女人,都失去自我的伺候他。

可纵然是在震惊、又惧怕张振东的时候,她的名族主义情节,她痛恨花心渣男的性格,也使得她深深的仇恨着、憎恶着张振东。

因为张振东不仅染指了她相当了解的李真茹和李莎子,还在金鸥市“作恶”颇多,镇压了她们国家的女强人邢文璐她们啊……还把她们这里的女子当狗利用呢!

这让非常憎恶华夏人,非常憎恶花心张振东的赖怡君,怎么接受得了?

可是到了现在,赖怡君对张振东就没有震惊和恐惧的情绪了……

因为张振东一而再,再而三的用语言碾压她,藐视她,攻讦她……使得她对张振东只有痛恨和愤怒这两种情绪了。

甚至她瞬间就忘了张振东这人对邢文璐她们的恐怖手段,以及张振东那让她无法战胜的身份地位。

所以她居然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举着石头对张振东声嘶力竭,无比仇恨的咆哮道:“恶魔,人渣!你要是再敢侮辱我,我就和你拼了!单论身份和才学,我的确是比不过她们。但若说气节……”

可是张振东却是猛然伸手,拿住了她举着石头的那条手臂。

在赖怡君惊愕的睁大眼睛,憎恶且羞怒的感受着张振东的掌心之际,张振东却是轻描淡写的笑道:

“别跟我说什么气节,你知不知道,在强者眼里,你就是一文不值的?在现实世界里,你也比不过邢文璐她们的一根脚指头?所以你在我眼里,也就是这个……”

说到这里,张振东举起小拇指,极其不屑的摇头道:“连邢文璐她们那种阴损毒辣,骄横狂傲的女人渣,在我面前也都如同狗一般对我极尽谄媚了!你这种女人对我而言,又算个屁啊!所以,在我面前,请收起你那憎恶我的嘴脸,也请收起你那可笑的名族主义。”

然后,张振东才夺走赖怡君手中的石头,且放开她的手臂……

不过想到这女人对华夏,对自己的偏见和极端的痛恨,张振东心里还是特别的不爽。

所以他又来了这么一句。

“当一个人的身份地位,宛如蝼蚁草狗的时候,她是没资格谈国与国的偏见的……”

“那你知不知道,人人平等,你这样对我,你还是人么?你不懂尊重他人,不懂矜持自我,你连人都不是!”

方才被张振东控制手臂,夺走石头的遭遇,也让赖怡君意识到自己不是张振东的对手了。

所以这个时候,她对张振东更加痛恨、对张振东的言行更加羞怒的同时,她对张振东的惧怕之意,也就再一次涌上了心头。

甚至一想到张振东拿着自己的手臂,自己不管怎么扭动挣扎,都无法撼动张振东手腕分毫的情形,她就笃定的觉得,如果眼前这个该死的男人真要杀害自己的话,那他恐怕就真的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关键是,赖怡君还担心自己到时候求死不能,白白的让张振东爽。

于是,怒不可遏,又不敢轻举妄动的赖怡君,她就只能忿忿不平的扭着她的双手,然后外强中干、色荏内厉的在那儿对张振东咆哮、怒吼,骂张振东“不是人”了。

面对赖怡君的谩骂,张振东自然是很不在乎的。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现在的确不是一般的人类了。

可想到此女对自己和华夏的偏见、憎恨,想到华夏商人和侨民富商在这里,以及其他国家所遭受的欺辱、血光之灾、以及被当作肥羊一般宰杀的遭遇,张振东心里就特别的不爽。

所以在恨屋及乌的情况下,他对赖怡君的憎恶情绪也就变得更强烈了。

于是他就决定,用更狠的语言,且实事求是的来击垮赖怡君对这个地方的“愚昧”热爱,然后让她觉得自己没资格仇恨华夏,痛恨张振东……

“人人平等?”于是张振东跳到一块石头上,手臂一挥,肃然喝道:“你自己看看你生存的地方吧!在这里,人跟人哪里是平等的?你们所面对的一直都是弱肉强食!你的那些美女同事,也不过是邢台傲的玩具和棋子!被邢台傲糟蹋的同时,还要被拿去讨好别人。”

“她们用自己的精血和贞操开路,才得到了她们想要的地位和饭碗。她们用自己的青春滋养那些高层的臭男人,才免于被封杀、被雪藏、甚至是被报复!因为她们如若不从,下场肯定会很惨。”

“所以,她们活的像人么?她们哪里像人了?人人平等,这的确是很高尚的理想,我也很向往。可它在现阶段,也仅仅是人类的理想而已。我们人类的文明,尚需再发展数百年乃至数千年,或许才能实现人人平等的理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