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神医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三千一百四十八章名族偏见

“我虽然不太了解张振东,但在我看来,他不过也就是个长着一脑袋,俩肩膀的家伙。你用不着这么爱他吧?把他研究的如此透彻!关键是,你们的距离,还是天涯海角!可我总能感受到,你们是在咫尺之间的。”张振东呵呵笑道。

“臭不要脸的,你还在装!你不就是张振东么?并且我死也不会爱慕你这恶棍的!”见张振东不仅装傻,还占自己的便宜,又想到张振东是全球最花心的男人之一,是自己最痛恨的男人之一,所以赖怡君就抓狂了。

“我什么时候承认我是张振东了?是你自己一厢情愿,对人家的爱意太深,鬼迷心窍,硬要把我当你的梦中情人罢了。”张振东咧嘴一笑,满脸的无赖。

“呸呸呸!你可别在那儿演了,你越是这样,姐越是恨你!简直就无耻,下流,不要脸到极致了!”赖怡君双手叉腰,提起一口气跟张振东骂起来。

并且被气急的她,不仅腿在抖,身子在抖,就是面前那啥也暴跳不止!看上去简直可爱死了。

“你被花心的男人伤过吧?”张振东嘿嘿一笑,对赖怡君挑眉,嘟嘴,挑衅。

“我……”赖怡君刚要怒吼“我没有”,可想到自己的惨痛遭遇,她顿时就俏脸一白,抬头咆哮道:“我有没有被人伤过,关你屁事啊!”

“你总不能因为自己受到了那样的伤害,就迁怒人家张振东啊。人家再怎么花心,也没有对你花不是?她是背叛了你呢?还是糟蹋了你?或者说,那居然是你那个孩子的亲生父亲吗?”张振东继续撇嘴,表现的很是不屑。

因为他在想,如若把赖怡君彻底激怒了,自己能找到一些搞定她的突破口吗?

“呸!你还在装,你就是张振东!”赖怡君气呼呼的怒吼道。

“他娘的,小爷我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碰到一个被花心男人伤透了心的女人!而这女人还十分痛恨花心男人,我早就被她痛恨上了。可恶啊,老子身为华夏人,活的好好的!居然在这个鬼地方,还藏着一仇人!”

张振东看似在跟赖怡君耍赖,出邪招,仿佛玩的很是开心。

可他的心里,却是苦不堪言!

原本这女人就对他扮演的“李恒”,充斥着很难化解的仇恨,可人家又痛恨了他张振东本人许久许久……这一下,他该怎么跟此女化解恩怨?

“哼,人家张振东是何等了不起的人物,怎么会跑到你们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你可别对我多情了,我真不是张振东。”

但不管怎么说,在这个时候,张振东不想承认自己的身份。

因为这赖怡君是个好女人,张振东终归是不能对她用强的。

也就是说,不管今天能不能和她化解恩怨,张振东终归是要带她离开这里,让她回家的。

若是自己承认了身份,她回去就乱写一通,然后发到电视台去,那他张振东的乐子可就大了。

原本这段时间,张振东从华夏失踪,已经是为不解之谜了。

很多想要对付他的仇人,甚至是其他的异能者组织,都在苦苦寻觅他,不得其果。

若是他在这里的消息暴露了,那些家伙,必然会如同鲨鱼群一般,朝这里扑过来。

到时候,张振东还怎么在这里发财?还怎么在这里培训杨明丽,崔氏金等人?

而事实就是,张振东已经从大刚他们那里得到消息了。

说这段时间,潜入桃花城的陌生人骤增。

其中有阿三那边的人,有萨瓦迪卡的,有哟西哟西的,还有H国的一警察妹子……

而那H国的警察妹子,已经去找张振东很多次了。

每次张振东都不在,她只能离开。

显然,那妹子还在为张振东降服的、曾经属于李长安麾下的十大美女猎手中的,某个美女猎手的母亲被害一事而耿耿于怀。

所以那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妹子,根本就不相信她的上司的调查结果,也不相信张振东当初对她局里给的解释。而不断的来华夏,逮捕张振东。

也就是说,那妹子相当厉害,她拿到了华夏和H国两边的相关文书,是有资格问张振东一些事情的。

除了那妹子之外,其他那些潜入桃花城的陌生人,张振东也隐约知道他们是谁。

无非就是刹帝利家族的高手,R国的神秘异能者实力,七杀门以及其他一些国家的异能者组织。

因为现在还盯着开启上古昆仑虚境的七把钥匙的存在,可不仅仅是张振东一个人。

就拿七杀门来说,一代一代门主所秉承的使命,就是寻找那七把钥匙。

所以说七杀门寻找了那七把钥匙长达上千年都不为过。

而之前蔡晶晶和陆小念被绑架,其实就是七杀门为了逼张振东出来,威胁张振东交出钥匙的一个行动。

只是那阴谋,被姜柔柔砸钱,调动全民寻找陆小念和蔡晶晶,霸气的粉碎了之后,才震慑住了那些蠢蠢欲动的势力。

他们会想,连七杀门都失败了,我们如果再用绑架勒索的计划,会成功么?

连一个姜柔柔都让七杀门吃瘪了,那张振东手下的其他女人,怕是也不好招惹吧?

也就因为各大势力,都有了这样的顾虑,所以这段时间的桃花城,尽管是满城细作,高手如云,但暂时也没有人闹事……

其实说起来,张振东若非是这样失踪了一段时间,他也不会想到,在这世界上,还有那么许多自己不知道的势力,想要对付自己!就连那R国,除了日照神社之外,居然还有更强大的异能者势力。

也就是说,张振东在这边经营的时候,却是误打误撞的,试探出了自己到底有多少敌人。

当他一失踪太久,那些敌人就慌了……然后就露出了马脚。

也就因为桃花城现在是满城风雨,他张振东的情况不容乐观,所以张振东对自己的行踪、就更加保密了。

他也不会在没有搞定赖怡君的情况下,就对她承认自己就是张振东。

“我会对你自作多情?我看你是厚颜无耻才对!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喜欢你!”不过赖怡君的脾气,明显是跟她的身材一样火爆。

见张振东始终不承认自己的身份,还在那儿自夸……赖怡君就捏起了拳头。

显然,她被气的想要暴打张振东了。

“用得着这么生气么?人家张振东就算是个花心的家伙,也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吧?赖怡君,你何苦?你怎么不想想张振东这辈子做的慈善?”

张振东语气放软了,并不是怕赖怡君打自己。

而是觉得再这么气下去,此女非被气的吐血不可。

“是!你个无耻的家伙虽然没有得罪过我,但你却是伤害了李真茹和李莎子她们。”赖怡君提到李真茹和李莎子的时候,气的头发都开始颤抖了。“她们可是妈妈和女儿啊!”

“李真茹和李莎子?你是她们什么人?”张振东一愣。暂时没向赖怡君说,她们不是妈妈和女儿的关系。

“我跟她们没有关系!”赖怡君怒吼说。

“那你干嘛这么生气?”张振东不解。

“因为李真茹是我们国家的著名美女商人,甚至她跟我国的军事领域都有合作,一些军用船的零件,都是她那边负责的。你居然染指了她,还使得她三天两头的去华夏和你见面!”

愤怒的解释到这里,那赖怡君更是咬牙切齿的低吼道:“还有李莎子,那可是她的女儿,虽然长得有些早熟,可毕竟还是小姑娘不是啊,你居然也不放过?你倒是快活了,可她们却是被我们这里的人骂惨了。”

“呵呵呵,不知道就别乱说!李莎子的真实身份,是被李真茹出卖的闺蜜的孩子,后来闺蜜的死让李真茹很内疚,她才带着李莎子,嫁给了那个害死闺蜜的男人,然后夺取了人家的家产,还把对方一家人害死,给闺蜜报仇……”

“哼,我犯不着跟你解释这些。原来你仇恨我的原因,除了觉得我花心,还因为我不该碰你们这边的女强人?”张振东看赖怡君的眼神,渐渐就变了。

“不错!你在你的国家里乱来,以及在其他国家里作恶,我也不至于这么痛恨!可你就是不该在我们这边到处留情!祸害我的同胞姐妹!”赖怡君眼睛都变红了。

“看来你是个名族主义者?还是狂热的?可恶!”张振东看赖怡君的眼神,不仅变了。

就是他的语气,也骤然冷冽了起来。

“我是什么,跟你什么关系?”

忽然面对张振东的强悍气势,冷冽眼神,赖怡君就渐渐有些心虚了。

因为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只是个小女子。

可对面的那个家伙,是她极其憎恨的张振东。

传说中,那还是个身经百战,能让坏人闻风丧胆的张振东!

若是他一怒之下,要对自己不利,自己岂不是惨了?

“是不是在你们这种人眼里,我华夏人,都该死?”张振东冷冷的问道。

名族主义者,原本是没有错的,热爱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名族,那是极好的。

可是在南越这个地方,因为某些历史原因……比如说在古代的时候,这里被华夏大明、大宋甚至是其他的王朝统治过,奴役过。甚至还有大明张辅将军的杀戮暴行,所以如今这里的名族主义者,往往都很极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