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七百五十五章 弱小,却主宰

“你,在胡言乱语何事?”

道祖皱眉凝视着李长寿,似乎想看李长寿是不是在玩笑,见李长寿面色严正,又道:“莫要说这般话语。

贫道与你那前辈如何是一人?”

李长寿凝视着道祖,虽隔着半丈之距,但此刻他的目光锐利如刀,似是能将道祖双目戳破。

矮桌的方正桌面上依然维持着云镜,其内显露着孙悟空的情形。

竹屋内沉静了一阵。

“道友不认?”

李长寿轻声问着。

“此污名,匪夷所思。”

道祖淡然答着。

两人看不出半点威势,像是在说着家常,但彼此间存在一种玄妙道韵。

于无声处存惊雷,于宁静中起战吼。

仿佛是常见的‘暴风雨前的宁静’,但这份宁静终归被李长寿的一声朗笑所打破。。

“哈哈,哈哈哈!

我就知道友不会认,毕竟这些真相公布于众,洪荒天地自会大乱,不知有多少生灵绝望消逝,也不知老师是否会重开辟一界。

道友是不敢认吧。”

道祖淡然道:“若此事为真,贫道有何不敢认?

这天地不会因任何事而崩碎,生灵的绝望消逝不过是生灵之心太过脆弱。

你老师秉承盘古神之遗志,所做之事乃是守望洪荒,而非重新开天辟地。”

李长寿笑道:“既然道友如此自信,那可否回答我几个问题?”

道祖淡然道:“且问便是。”

李长寿道:“浪前辈年记被毁掉的最后一页,内容到底是什么?为何浪前辈会在短时间内发疯?”

鸿钧答:“此前于你所显,贫道与浪彼此出现了分歧。”

“道友刚才展露的那段记忆,其内浪前辈的情绪明显与年记最后的情绪对不上。”

李长寿定声道:“浪前辈见证了开天辟地的过程,年记那倒数第二页我所见的浪前辈,似是遭受了巨大打击、道心完全失守。

定是有什么事突然展露在他面前,或者被他突然想通,以至于道心提防崩碎。

道友,这一点我应当没说错吧。”

鸿钧默然不语。

李长寿笑道:“我推断,那时应该是浪前辈知晓了你们之间的关联。”

“贫道与他并无关联!”

鸿钧目中露出了几分怒意。

李长寿淡然道:“道友何不拿出浪前辈年记的最后一页,一切自可真相大白。”

“真相如何,重要吗?”

鸿钧冷然道:“贫道如今就是洪荒天地,贫道而今就是三界之主!天地本源在贫道体内,你终究不过是败亡之终途!”

“是吗?”

李长寿淡然道:“若我有手段,可让道友失去与天地本源的关联,又如何说。”

鸿钧下意识捂住心口,随后凝视着李长寿,笑道:“若有这般手段,你何必与贫道说这些废话。”

“因为我想给你一条活路。”

李长寿低声道:“虽然你只是浪前辈繁衍出的虚假人格,且还杀了主人格,但我依旧把你看做是我半个同乡。

更何况,我能有今日,也是靠你照拂。

你给了我诸多好处,虽然更多的是算计,但我并非不知恩之人。

你害死的生灵许许多多,除却我师之外ꓹ  并未动我的亲友;虽然我师的那口恶气ꓹ  我心底一直散不出去ꓹ  但终究还是想再给你一条活命的机会。

此时知晓此事的ꓹ  只有你、我两人。

收手吧ꓹ  我会在天地之外的囚笼中,给你一个小院,让你静静看洪荒今后的变化。”

鸿钧的笑容带着少许无奈:“你连自己手段都不肯说,贫道如何能信。”

“说了就不灵了ꓹ  ”李长寿正色道,“就看道友是否信我。”

“总觉得道友是在空手套白狼ꓹ  ”鸿钧目光恢复清澈ꓹ  摇头道,“一切不过是你的猜测罢了ꓹ  这猜测虽然精彩,但并没有什么依据。”

李长寿道:

“那姮娥之事ꓹ  道友如何解释?

我其实对不住姮娥道友,毕竟姮娥道友心底单纯,而我利用了她。

火皇伐天时ꓹ  我就已基本确信了道友你与浪前辈的关联,请她一起ꓹ  不过是为了验证这个猜想。

道友当时对姮娥的态度,就是最好的佐证。”

鸿钧淡然道:“贫道会宽恕姮娥,不过是因她是老友之弟子。”

“哦?老友之弟子?”

李长寿缓缓叹了口气,“那道友可否让我讲个故事?”

“悟空醒来还早,你想说什么自是可讲,”鸿钧言道,“但故事始终只是故事。”

“道友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李长寿右掌托着那团混沌气息,缓缓推到了方桌正上方;左手并起剑指,身周仙光环绕,背后出现了一只书卷。

灵娥的道。

李长寿道:

“道友可知,自我离开洪荒天地的这近千年,做了哪几件事?”

“莫要卖关子了,讲就是。”

“第一件事自然是用天魔之道控制虚菩提,感悟天地大道,寻找抹杀道友的手段。

第二件事,是陪灵娥和云她们。

还有第三件事,就是分出了一缕元神,模拟成天魔的状态,在混沌海缓缓展开了自己的仙识,与混沌海融为一体。

类似于天线那般。”

李长寿道:“这其实是很危险的一件事,道心失衡就会影响本心,但我必须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答案?”

“对的,答案。”

李长寿抿了抿嘴唇,低声道:“一个,从我来这个洪荒、这个天地,就问自己的那个问题,它的答案。”

鸿钧饶有兴致地反问:“哪般问题?”

“这天地,为什么会是这般?”

鸿钧不由更感兴趣了些。

李长寿轻轻呼了口气,开始讲起了问题的来源。

“道友……我便称呼你为前辈吧。

前辈你觉得,一个新降生的孩童,在不接触任何语言的前提下,能否掌握一门语言?”

鸿钧微微摇头。

李长寿道:“对,不能,老家那边有很多实验。

语言是集体记忆,是属于传承的一部分;不只是语言,文字、技艺、思想、旋律,这些都是集体传承的一部分。

即,是需要新生儿在融入这个集体时,学习、记忆并掌握的工具。

这个道理道友应该没有异议。”

“不错。”

“那我们继续延伸些……逻辑。

逻辑是思维的规律和规则,有客观和主观之分。

这就延伸出了另一个关键词,思维逻辑。”

李长寿身体前倾,眯着眼,凝视着道祖,低声道:

“文明形成的环境不同,如果两个文明不存在原始、持久、稳定的交流,文明之间形成的思维逻辑是不同的。

地球上的古文明,只是几千年前的古文明,从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两河流域酝酿出的文明,与华夏大地上酝酿出的文明,就是互不相同。

假若两个文明能够相遇,他们是能通过学习互相交流的,因为再向前追溯,彼此有同一批祖先,思维逻辑是相近的。

洪荒天地,地球呢?

我就问一句,为什么我能毫无阻碍地理解这个天地。

为何我能与这个天地间的生灵互相交流,并没有太多界限,只是学习了下这里的方言?

很简单,这个天地间生灵思考的逻辑,与我原本的思维逻辑互通。

这是我在修道前就放在心底的疑惑,而当我接触到浪前辈之后,突然就有了个疯狂但合理的念头。

这个洪荒天地,到底是谁缔造的。

这个集合了我华夏老家神话和文化的世界,到底是谁的手笔。

是谁,把与我相似的思维逻辑模式,嵌在了这个世界。”

鸿钧道祖的面容说不出的阴沉。

李长寿苦笑了声,叹道:“道友还觉得,这些,只是我在猜测?

这就是你最大的破绽,从最开始就摆在了我面前,随着我道境不断加深,它指引着我一步步去接近洪荒天地的真相。

道友,还不认吗?还要证据吗?我还有很多。”

道祖冷然道:“要。”

李长寿左手剑指点在那团灰气上,背后的书卷簌簌打开。

自那书卷流传出一缕道韵,化作了灵觉一般的‘感知’,在他们心底凝成了几声喃喃:

【这里到底是啥鬼地方,感觉过了好久,天天这么昏昏沉沉的,这就是死吗?】

【不是,死就这么难受?不是说眼一闭啥也没了吗?老子活了四十多年一事无成,被车撞死了还遭这种罪?】

【诶?这里该不会是传说中的混沌海?鸿蒙初辟,盘古开天地?】

鸿钧道祖紧紧皱眉,此刻却只是闭上双眼,嘴角的笑容多少有些惨淡。

李长寿收回手指,凝视着道祖,缓声道:

“道友,我与你讲个故事吧,关于浪前辈和你的故事。”

鸿钧默然无语。

李长寿用稍微舒缓的嗓音慢慢道来:

“有这么一个中年大叔,失意半生、无根浮萍,被一场车祸送走。

他睁眼醒来时,应该不算睁眼,而是意识清醒过来时,却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无法描述的灰色空间。

虚无、空无、无助。

然后他陷入了一个悲惨的情形,只有思维、没有实体,感受不到时间流逝,但自身思维却在不断跳动,想死都不能、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沉睡。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这片蕴含了近乎无尽力量、无法理解也无法描述的区域,只有他一个思维,会发生很多奇妙的事。

他其实是这个时期、这片区域的唯一主宰。

他感受到了恒久的孤独,无终止、无波澜的安静中,近乎发疯。

浑浑噩噩中,他开始与自己对话。

他疯了。

精神分裂、思维分裂,为了对抗恒久的孤独和寂寞,在主人格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出现了其他人格。

这里不存在时间,也不存在空间的概念,但作为唯一的思维,他的任何念头都在影响着这个区域。

突然有一天,他突发奇想。

‘诶?这里该不会是传说中的混沌海?鸿蒙初辟,盘古开天地?’

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的这般念头、潜意识里的判断、自身记忆,影响了这片神奇区域的演变。

当这个神奇的区域演变出了破碎道则,演变出了多真灵生灵。

盘古,在他小小的愿望中,诞生了。

如果引入时间的概念,那定然是无比悠久的时间。

然后围绕盘古的那些关键词——混沌青莲、混沌鸡子、开天斧、先天神魔,都诞生了。

那个主宰了这一切的微弱思维,也因为多真灵生灵的诞生,这个区域内的思维体增多,很自然的失去了原本只有他单独存在时的主宰权。

可他在潜意识里,已经传递出去了自己的思维方式,一切都是在他的念头中出现了变化。

这个时代,被称之为鸿蒙。

那个‘他’,就是浪前辈。

更可怕的是,浪前辈的主人格迷迷糊糊,就与其他人格完成了分裂。

可以推断的是,第一次真灵分裂,发生在多真灵生灵诞生之前,发生在盘古神出现之前。

而分裂出的众人格,依附于一个真灵之上。

这一点,后土娘娘的七情化身就可以证明,确实允许存在这般情形。

浪前辈在浑浑噩噩中,忘记了那就是自己假想出的伙伴——这应该是为了对抗孤独不断自我催眠,自己下意识将人格当做了朋友。

然后,浪前辈的主人格,真的跟这些分裂的人格成了朋友。

这些人格拥有浪的记忆,知晓浪引发的一切,他们有颇为致命的缺陷,或是偏执、或是仁慈、或是想去模仿主人格。

他们是不完整的,却努力陪主人格度过了那段艰难的孤独岁月。

其中一个人格最强,也最温柔,他提议,让各个人格隐藏身份,成为主人格期望所见到的那个世界的一份子。

于是他们自领了混沌、洪荒中的身份,并将主人格那时那个最为强烈的期盼,一步步化作了真实。

这时,这群人格还在共用一个真灵化作的躯体;

他遇到盘古神,瞒过了盘古神,并靠着主人格为‘好友’求情活了下来。

这个单真灵生灵就是道友,那时的鸿钧,对吗?

浪前辈的主人格,最期盼的是什么?

根据混沌海中残留的信息,出现频率最多的,就是主人格的自我安慰:

‘老子穿越到了混沌海?以后还能跟盘古神做兄弟,然后一路活回地球!’

到后来,浪前辈主人格见证了开天辟地,洪荒诞生。

这个区域被称之为混沌海。

待盘古神死后,那些分人格,开始利用主人格的记忆和印象,书写洪荒天地的剧本,逐步从鸿钧体内分离了出来,导演了一部部大戏。

魔祖罗睺,是浪前辈的虚假人格。

道祖鸿钧,是浪前辈的虚假人格。

燃灯的石棺中躺着的老者,是你吧,前辈?

这天地是盘古神开辟的,修为速度比盘古神元神所化三友还要快的,都离谱。

太清老师说过,那石棺中的老者曾是开天辟地后第一批强者,实力曾在老师之上,这完全不合理。

还有,接引和准提的老师也是其中一个人格,后来同样被道祖鸿钧所吞噬。

这就是洪荒居委会的前身,浪没有加入前的洪荒居委会。

远古大战,魔祖与道祖之争,其实就是两个不断吞噬其他分人格的‘较大’人格的一战,规则就是胜者通吃。

魔祖败后,分裂出的人格合而为一,有了完整的念想,有了固执的念头,有了不甘归于主人格的私心,而当分裂人格与主人格意见相左时……

不,不对,那次分裂人格与主人格的矛盾爆发,也在分裂人格的算计之内。

分裂人格想尽办法,抹杀了主人格!

为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护卫洪荒天地。

实际上呢?

洪荒的名字,都是这个意外穿越到了混沌海最初时期的生灵,潜意识里赋予的。

当这个分裂人格抹杀了主人格,本身就已失去了全部意义。

但这分裂人格却并未因此陷入混乱,反而将自己放在了众生之上。

分裂人格的私欲、野心,不过是为了遮掩自身的缺憾。”



李长寿话语顿住,看向面前闭目的道祖。

“道友,不说话吗?”

鸿钧只是保持沉默。

李长寿又道:“让浪前辈发疯,并选择自杀的第三重原因,就在于此。

浪前辈主人格发现了这些秘密,彻底崩溃了。

说实话,换成是我,我也会崩溃。

我在想透这些时,也有过自我否定。”

李长寿冷笑了声:“原来,我一直活在被人书写的故事里。”

“给。”

鸿钧淡然道了声,袖中飞出一张纸片,落在了李长寿面前。

随之,那纸片周围出现了些许迷雾,周遭陷入了一片幻境,李长寿看到了浪前辈的身影。

李长寿清晰地看到了浪前辈。

很普通,中年白净面容,身材不高不矮,穿着一身考究的道袍。

浪前辈跪在鲲鹏号的石碑前,眼圈泛红、表情有些狰狞,书写大字的剑指在不断颤抖。

与此同时,画面之外出现了浪前辈的低吼声:

“假的,都是假的!

这天地本就不该存在,这个世界的演化都走错了!

盘古神老哥要创造的世界,被我亲手拷上了枷锁,真灵在这个错误的天地间不断轮回,只是在重复一个又一个错误!

我要毁了这个天地,我要让混沌海归于本初,让它的状态回到我没来的时候。

不,这不是混沌海,混沌海是我赋予它的宿命。

枷锁!

我就是这个天地的枷锁!

是我这个混蛋耐不住寂寞,给了跳跃到这个天地间的真灵们赋予了宿命!我特么还天天喊着宿命论是假的!

毁了它,我必须毁了它……

我的错误让我自己来承担!”

那满是疯狂之意的嗓音渐渐飘远、画面也缓缓消散。

李长寿看着面前那最后一页,很快就确定,这就是浪前辈所写那本年记的最后一页,其上所写的潦草字迹,与刚才听到的话语差不多。

他感受到道祖身周气息有微弱的变化,不由睁眼看去,与道祖再次对视。

这一次,道祖瞳孔中出现了几道身影。

身着血色战甲、手持漆黑神枪的青年,胸口有一个巨大破洞的老者,坐在摇椅上安详熟睡的白净道人。

魔祖罗睺、燃灯本尊、浪前辈。

而除却浪前辈之外,罗睺、燃灯本尊、道祖鸿钧同时开口,三种嗓音糅为一体,竟是那般粗狂、厚重:

“没有人,能毁灭我们创造的洪荒天地。”

李长寿:……

鸿钧闭上双眼,再睁开时,已是没了此前那般异象,凝成一句:

“是,又如何。”

鸿钧叹道:“贫道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跟脚,还曾用蚯蚓、蛐蟮来遮掩,但这终究不过只是跟脚问题。

如今,贫道是天地的护道者,这一点你无法否认。

贫道为了这个天地,抹杀了诞生贫道的主人格。”

“为了天地?”

李长寿笑了两声:

“莫要自欺欺人了,你做的这些事,有哪件是为了天地。

道友,浪前辈在开天辟地时受伤,而后觅地养伤,一睡睡过了漫长的远古。

若我推测不错,浪前辈之所以睡过了整个远古,是被你们封印了吧。

从浪前辈真灵分裂的那一刻开始,你已经背叛了主人格。

你们共享记忆,知道浪前辈潜意识里想的洪荒天地,而你却自领鸿钧名号,成了道祖,这就是你野心的开始。

其他人格不过是被你算计了,吞噬主人格之事,你一步步精心计划着。

每一步,你走的都无比巧妙,甚至我怀疑你在第二次真灵分裂,将自身分裂出魔祖和灵柩老道时,修改了这两个‘较大’人格的认知。

不然魔祖怎么可能傻乎乎的上套。”

鸿钧笑道:“这纯粹是你的猜测。”

“不错,这些事找不到证据,”李长寿淡然道,“除非找到魔祖的尸身,或是将知情者始凤自不死火山唤醒。”

鸿钧的笑容略有些凝滞。

竹林再次陷入了宁静,这两道身影中间的那团灰气已被李长寿收了起来,李长寿背后显露出的书册也悄然消散。

李长寿道:“道友,还不认输吗?你的跟脚已被我破了。”

“贫道输在何处?”

鸿钧淡然道:“反倒是道友你,若是真的能胜过贫道,会如何处置这个天地?

毁灭洪荒?”

“怎么会,”李长寿笑道,“我觉得这天地挺不错的。

它是我老家神话体系的一个缩影,与我老家的文化一脉相承,很亲切,又很新颖。

一个新生的世界,向什么方向发展不是发展呢?

浪前辈的潜意识给这个世界提供了一个样板,影响了那最初的灵力团的演变,造就了这般美好的天地,让它存在不挺好的吗?

道友你还没发现吗?

问题不是天地是什么样的,生灵是什么样的。

这种原本只能存在于我老家神话中的世界,已经相当不错了。

问题出在你身上,出在了天道身上。

让这个世界脱离枷锁,让它根据生灵与道则的互相影响,去延伸、去发展,不可以吗?

不必说非要洪荒破碎成无边星空,也不必说非要有个太阳系,有颗蔚蓝色的星辰。

我老家的宇宙更宏大。

让洪荒自己发展下去不好吗?让天道没了私欲,道友脱离天地本源,天地和大道没有任何意识,这样不好吗?

我反对浪前辈毁灭天地的计划,那是不负责任的逃避方式,而这种粗暴的逃避、不去寻找补救方案的念头,实在是太过粗糙。”

李长寿目光颇为诚恳:“道友,放开吧,给天地以自由,给生灵以自由。”

鸿钧微微眯眼,凝视着李长寿。

李长寿道:

“道友不是口口声声言说,自己是为了天地好吗?

这个问题似乎戳到了道友的痛点,道友一时间无法回答了吧。

因为你根本就没想过放开这天地!

天道是你的踏板,杀了浪前辈后,你已经补完了自身,你现在就是鸿钧道祖,一个要掌控天地、掌控混沌海的生灵。

你传播元神道,宣扬所谓的斩三尸之法。

道友当年传我那斩三尸之法是高明,但在这功法之后,我第一次感受到了道友的病态心理。

一个自我好端端的,非要斩出本我尸、善尸、恶尸。

我不得不怀疑,道友你是想让炼气士们都如你一般,是幻想着自己才是‘本我’。

一切不过是满足你扭曲的道心,莫要在提什么都是为了天地了。

这天地,在远古就被你们几个弄废了!”

“罢了,你我始终无法互相理解。”

“道友你现在让我有些恶心……”

看着面前一脸可惜之意的道祖,李长寿第一次感觉如此无语。

“你我终究还是要一战,”鸿钧对李长寿的吐槽丝毫不以为意,“既如此,贫道姑且信你有威胁到贫道的底牌。

你想如何对决,何时对决?

这算是前辈对后辈最后的关照。

其实,长寿……当年你若选择修行贫道赠你的斩三尸之法,我确实会将道祖的位置给你,而后自身去探索回返那颗蔚蓝色星辰的路径。”

推荐一个app,神似旧版追书神器复活了,可换源书籍全的换源神器  www.huanyuanshenqi.com  !

李长寿摇摇头:

“那样的我太不稳妥,我可是连纸人都不敢让它们有意识的性子。

莫说这些煽情的话了,道友这种话术其实没多少意义。”

话语一顿,李长寿低头看去,却见那书案上的法术宝镜所显,孙悟空已睁开双眼,看着乌云密布得天空,略微出神。

“他醒了。”

道祖嘴角的笑容越发浓郁,“你我斗法之前,不如看看他能走到哪一步。”

李长寿笑道:“道友,你也在拖延时间吧。”

“哦?何来这般一说?”

“你在抓紧时间吞噬天道罢了,”李长寿抬手一点,道祖背后缓缓浮现出了一幅画面。

紫霄宫之外,一只玉盘飞速旋转,其下镇压着一口大鼎。

那大鼎内,有个七彩斑斓的身影静静盘坐,在被乾坤鼎不断炼化,一缕缕流光窜向玉盘之中。

而在大鼎之外,四名灰袍老道盘腿而坐,对着乾坤鼎探出手掌。

见此状,李长寿气定神闲,悠然道:

“能忽悠天道私欲自毁天道意志,道友着实厉害。

不过……

天道意志本就是在远古末期,被道友一手诱发,道友就算吞噬了天道意志,也不过是对天道掌控更强一些,与此时并没有太大差异。”

鸿钧道:“你,似乎并不担心贫道完全掌控着天地。”

李长寿笑而不语,凝视着孙悟空开始被火光缠绕的身影,笑道:

“所谓底牌,自是要关键时刻用出来能一锤定音。

道友随意就可,待你准备妥当了,我自会给道友应有的仪式感。”

言外之意……

要是本体现在就能到这,早出手给你扬了。

不过,李长寿并不打算与道祖动粗。

他‘扬’道祖的方式,并非斗法大战一场;太清老师这般试过了,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