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五百六十九章 巨 星 杨 戬!

都是在洪荒玩战术的,搁这儿套路谁呢?

无论从哪个角度考虑,李长寿都发现,这混沌海自己近期内绝对不能再去。

鲲鹏如果真心实意要暴露一些信息……

在玄都城直接喊出来不行吗?

鲲鹏跟自家师兄打了那么久,喊话的功夫总归是有的;在洪荒天地之外飞速那么快,保命也不是没把握。

自己只要再次涉足混沌海,无论是否见到鲲鹏,无论能得到什么信息,都会影响自己如今的规划。

根据上辈子的惯例,李长寿将鲲鹏的这种行为直接归类为‘严重钓鱼’行为。

钓,就硬钓。

鲲鹏本就是大鱼变态发育而成,没想到竟然还会做这般钓鱼之事,当真有些丢鱼。

来回总结,其实也就【不去】二字。

李长寿又等了半日,发现老师没给自己传来【去】字,也是稍微松了口气。

那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趁着来玄都城的机会,李长寿重新梳理了一遍后续各层计划,思索过程中突然意识到,自己之前婉拒了云霄的‘分担’请求,或许会让云霄有些郁闷。

略作思索,李长寿在混元金斗中长长地一叹。

“怎了?”

云霄的嗓音如期而至,金斗外的这位仙子,目中带着几分隐不去的关切。

“无事,只是感觉有些压力,”李长寿笑了笑,将面前的卷轴用真火燃掉,起身四顾、心多茫然。

云霄不由思量该如何为他缓解下压力,李长寿暗笑了声,故作无事、面露疲态,又言语暗示、半推半就……

很快,他背对着云霄侧躺,枕着云霄一双纤腿,享受着仙子手指摁头服务,舒服地眯起了双眼。

云霄自是知他故意戏弄,但却并未点破,指尖绽出少许仙力,帮李长寿缓解着道躯的疲乏。

这般情形,李长寿其实相当于是将自己的命门交到了云霄手中。

看似是在享受,实际上承受了相当巨大的心理压力,并非纯粹的快乐……

嗯,太白星君的快乐,普通仙神根本想象不到。

远处几位道门高手仙识捕捉到这一幕,各自露出些轻笑,倒是赵公明抚须轻叹,看了眼金灵圣母,又赶紧挪开视线。

明明都已暗中结成道侣,人前却是不如这般准道侣亲近。

大法师调息妥了,起身看着玄都城各处,开始施展点化道兵之法。

他自玄黄塔中引出一缕缕玄黄气息,又自太极图中取来阴阳二气,随后浇点水、撒点土,摄来几只生锈的兵刃,取来天边风声。

双手掐捏法诀,缓缓吐一口生灵气息,在袖中取出一叠老君炼制的符箓,甩入面前这段彩云中。

不多时,一只只头裹黄巾的道兵自其中跳出,对大法师跪伏行礼,随后便转身奔赴玄都城各处。

大法师叹道:“怕是要许久才能恢复元气了。”

“咱们不如多做些准备,”赵公明起身看了眼李长寿那边,笑道,“难得来此一趟,不如重新做一套阵法,这样玄都师兄也能轻松些。”

几位道门仙尽皆称善,有意避开云霄与李长寿,一同琢磨玄都城防御阵法升级之事。

那边,李长寿若有所思,也闭目凝神,为此地构思了一套复合大阵。

其实可以针对天魔的特性,做一些独特的应对;

玄都城原本的阵法结构,也是护山大阵的思路,只不过比普通仙门护山大阵繁复百倍。

这个,倒也算是他的专业领域。

……

中神州北部,靠近妖族汇聚之地,一座云雾缭绕的仙山之上。

一队队天兵天将近日来此安营扎寨,离着此地较近的十多位妖王开始辗转反侧,日夜难眠。

这座山脉今后归天庭所有,近来名声鹊起的玉帝外甥、阐教三代弟子、道门护法、清源妙道真君杨戬,就暂时在此落脚。

选择这里,其实也是杨戬有意而为。

一来距离玉泉山并不算远,凭自己脚力,驾云过去也不过半个时辰;

二来距离妖族区域较近,杨戬并不想在自己的修行路上止步,稍后会将妖族之地当做自己的磨刀石。

西天门一战,灵山一闹,让杨戬认识到了一个事实。

洪荒天地间,他只是一个道门三代弟子。

太白金星轻描淡写拍下来的那一巴掌,灵山中被无形扫飞的那股威压……

差距相当巨大。

但杨戬并未因此消沉,反而更增斗志。

他毕竟只是修行了百多年,再修行数百年,有如今太白金星的寿岁时,也未尝不能与今日之太白金星一战。

‘一战……’

仙器阁楼,临山的书房中。

杨戬坐在窗台上,拱起左腿、右腿耷在窗台外,看着手中被层层封禁地宝囊。

太白金星这是何意?

他其实对这宝囊中的内容很好奇,但思前想后,还是克制住了探究此物的欲望。

杨戬回想自己的修行路,此时似是能在各处寻到太白金星的影子。

很多时候,出现在玉泉山中的客人;

师父明明不修八九玄功,却总能拿给自己的一层又一层越发深邃的感悟;

以及自己外出历练时,总能遇到接二连三的险情以及机缘。

正常的炼气士千年才能遭遇到的故事,他往往十年、数十年就能经历一遍,由此给他更多的感悟,让他能在修行之路上,肆无忌惮地大步而行。

仿佛,太白金星张开了一张大手,自己从未跳出他的掌心。

那种无力感、那种憋闷感,让杨戬道心几次失衡,甚至冲动之下,想去灵山砸圣人道场自毁。

只是当时冲动之下,忘记了灵山如今试图与阐教交好,从而又成了天庭分化圣人大教的一把刀。

一环套一环,一层接一层。

仿佛这层层叠叠的算计,凝成了几个大字:

‘欢迎来到洪荒纪元。’

而偏偏,因为手中的这只宝囊,又让杨戬觉得,太白金星对他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有深意。

尤其是那句……

【当你感觉自己再次陷入这般境地。】

仿佛,太白金星在操控他的同时,也在探究着什么,验证着什么,顺便提醒他什么。

到现在,杨戬都觉得自己像是患了某种心病,开始思索这些细节背后的深意。

甚至,杨戬开始怀疑,自己此前所产生的怨恨、产生的情绪,都在那个喜欢扮老神仙的家伙计算之中。

可怕的天庭权臣。

杨戬将宝囊贴身收好,眺望着悠远的重山,思索着今后之事。

他其实,有些迷茫。

‘我似乎一直都在为了其他事而活。’

父亲已入了轮回,母亲也已接到了身边,师父也并未被自己的因果牵扯太深,一切都算是较好的结局。

微风徜徉,带来了阁楼其他房间中的笑语声,小婵在跟母亲商量着裁剪新衣的布料。

远处似有天兵在说着天庭趣事,也有天将拿着一面铜镜不断端详……

杨戬不由暗自轻笑,这些天将大男人家家的,也这般在乎自身模样。

嗯?

那铜镜之中,似乎有些情形。

杨戬仙识探过,见铜镜之中是一位仙子持剑而舞,倒也算赏心悦目,且那仙子似是在对这名天将说着什么。

这应是一对有情人吧。

正此时,那铜镜震动了下,在左上角窜出了一道青色光芒,其上赫然写着一行大字:

‘将军关注的记录员已开始直播。’

天将眼前一亮,迅速在铜镜上滑动了几下,铜镜镜面震动,发出一阵轻快的锣鼓声,现出了天河边涛涛江水。

杨戬不由来了些兴致,在旁细细看着:

画面中蹦出了一道身影,一身亮银铠甲,对着铜镜之外拱手示意。

“天庭记录员,天河水军副统领卞庄,有礼了!

废话不多说,今天先为各位来一段经典凡俗梆子,乐声搞起来!”

画面一转,侧旁数丈外,几名天兵扮演的乐师开始癫狂表演,而真正的奏乐来自于更远处的几名女仙。

有节奏的鼓声一起,卞庄抓出九齿钉耙,开始一段个人秀。

“天河水荡漾,本将把歌唱!

天河水军棒,水中把妖降!”

这什么?

杨戬额头挂满黑线,略微冷哼了声,对这般粗浅的内容表示不感兴趣。

带着批判的目光,杨戬用仙识看了一阵,不知不觉就过了……几个时辰。

日暮西斜,铜镜画面戛然而止,那名天将皱眉嘀咕了句:

“怎么灵力又耗尽了,这里离着天庭太远,虽然星君大人允许将铜镜带出天庭,但灵石损耗也太多了。

唉,当真麻烦,充灵力的时候没办法运转禁制。”

言说中掏出了一只灵石,抵在铜镜之后,点亮了铜镜北面几颗红绿相间的宝石。

太白星君?

杨戬不由来了兴致。

他也非扭捏之人,身形自窗中跃出,驾云到了那天将身侧,旁敲侧击问了下有关这铜镜之事。

当杨戬听到,此物天庭中流传甚广,每次天庭有什么大事,都有天庭记录员实时播报。

平日里,这些天庭记录员也会整一些花活,人气最高的就是搞怪类的天河水军副统领卞庄,其次就是征战分类的天庭女战神玄雅……

杨戬纳闷道:“征战也能用铜镜播送?”

“对,对,”这天将点头笑着,在袖中拿出备用的老版铜镜,演示了一番。

可惜,近来天庭女战神不太活跃,征战分类也没了流量。

杨戬很快就搞懂了此物,又问:“那天庭记录员又如何做的?”

“这个只需去通明殿报备,就能领到能拍摄这般情形的专用铜镜,用仙力带在身旁就能实时直播……”

那天将想到了些什么,立刻道:“您若感兴趣,末将这就回天庭帮您申请。

木公交代过,有关您之事,一切从简、一切从便。”

杨戬咳了声,言道:“我只是有些好奇……劳烦将军了。”

“好说,好说,您且等!”

这天将搓搓大手,转身跳上云头,匆匆赶回天庭。

于是,半日后,那座仙宝阁楼中,杨戬看着面前大大小小三只铜镜,一阵好奇。

放下铜镜,拿起侧旁封皮竖写五个大字的小册子,好奇地打开,看到了其内的副标题。

《太白金星著——精品内容的正面引导》

打开第二页,第一句话就抓住了杨戬的眼球。

‘你还在迷茫不知该展示哪些内容给其他神仙吗?你想了解,大家想要看到什么样的形式吗……’

渐渐的,杨戬捧卷细读,心神沉浸其中,很快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有趣。

左右闲来无事,倒是可以试试这般新奇事物,这铜镜之中一日内有数百仙神直播,也不会有人关注到自己……

做点什么内容呢?

总归是要有旁人做不到之事。

杨戬坐在桌子前陷入了沉思,很快就眼前一亮,带上两面铜镜消失不见。

三日后,天庭多了个小小的直播连线,打开就能见,一道身形在漫天妖气之中来回冲杀,浴血奋战。

这铜镜直播刚上线不过半个时辰,就吸引了大量仙人围观。

“这不是清源妙道真君吗?”

“真君开直播了?”

“当真英武不凡!快,告诉几位姐姐一声。”

一个时辰后,杨戬站在满地妖族尸身前,持着三尖两刃枪而立,一缕缕金光自这些业障大妖身上传来,环绕他身形各处。

这时的杨戬,还不好意思直接去看身后飘着的铜镜,只是微微扭头,给了个侧脸,将铜镜关上。

天庭仙子们纷纷表示被帅到,众多天将看的也是热血沸腾,清源妙道真君的名声一炮而响。

半个月后,杨戬又寻到了一处业障大妖聚集之地,开启铜镜就冲了上去……

一来二去,他也摸到了此间门道,知道要跟铜镜互动,除妖之后要说一两句似是而非的话语,除妖之前要说一句自己此行何处,提前造势。

“各位,今日除妖封魔山!

前些时日,此地妖王于中神州东南,残杀凡人村镇,吞噬凡人生魂,天眼窥见其行踪!

贫道今日定要将此地十二路妖王尽数诛灭!”

“各位,今日扫平此地无名荒山!

此前追查一上古大妖之踪迹,今日终寻其踪,当持枪而行,无所顾忌!”

“各位,今日要去的是梅山,此地妖魔众多……”

“此地竟有人族部落,其内有诸多真性情的汉子,天地见证、各位也帮忙做个见证,今日我杨戬,与梅山六友结为八拜之交!”

“近来妖族躲避,大妖无踪迹,今日且遛狗狩猎。

哮天犬,你我不如切磋一阵,不然拳脚总是难过瘾。”

那已长到了两尺高的小白狗嗷呜两声,顿时躺下捂眼装死。

……

且说李长寿去玄都城中,当真是帮玄都城设计了一座复合防御大阵,又从天庭、龙宫、仙盟调了诸多宝材,前后一耽误,时间就花费的久了些。

转眼便是两年而过,李长寿担心天庭局势,特意从玄都城穿回那旋涡,到了天地内部。

——这般,与自己的纸道人联系更为方便。

他心神在五部洲巡查一阵,又回归天庭,看木公安稳、各处安详,就要去督促下灵娥修行。

但他仙识扫过,发现天庭各处,有不少未当值的天兵、女仙,正聚在一起看着一面面铜镜。

这是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李长寿纸道人在太白宫深处现身,点开那面铜镜,看了眼此时‘观众最多的频道’,得见那标题,当真愣了片刻。

【梦幻联手·天河水军副统领卞庄与清源妙道真君奇袭妖族重地北独山!】

不、不会吧……

李长寿嘴角在疯狂抽搐,小心翼翼点开了这行字体,一阵轻快的鼓声传出,就见卞庄正在那念着强行押韵的词调;

远处则是漫天妖气,有道身影在其不断冲杀,打的数十头大妖抬不起头来。

“今,欲与天比高!

我,北独山吟啸!

看,清源有妙道!

杀!千敌自逍遥!

妖族千军不算多,上古大妖又如何?

但凡你那业障多,三尖两刃把命夺……”

手一颤,李长寿打开大铜镜中的记录区域,看到自己之前刚上线的‘关注’功能,后台统计数据,找到排在第二位的杨戬专属铜镜标记后,那长长地数字……

触目惊心,心惊胆战。

李长寿禁不住张张嘴,心神有点停止思考,随后整个人瘫坐在那,额头满是黑线,嘴边小白元神出窍。

真!

他用了那么多资源,耗费百年心血,就培养了个天庭记录员?

高冷范儿呢?

杨戬你的傲娇,不是,你的骄傲呢?放着好好的天庭军神不当,搞什么娱乐!

要亲命了这简直。

与此同时,南赡部洲商部落一座繁华大城中,正坐在秋千上、拿着一面铜镜的少女,看着画面中那热热闹闹的情形,不由露出少许微笑。

“天庭,似乎比凡间好玩多了呢。”

混沌海深处,某处道则混乱聚合之地。

混沌海中自感觉不到明显岁月流逝,岁月流逝的快慢全凭自身感觉。

此刻,那鲲鹏就感觉过去了不短的时日,但他留在‘老地方’的标记,依然没被触发。

‘此子为何如此磨蹭?当真能忍住不来混沌海中探寻?’

这妖师鲲鹏眯起那双修长鱼眼,又內视看了眼自己元神上打下的烙印。

那个该死的混账!

‘待完成你烙印之事,贫道定要将你同乡撕碎!混账!’

庞大的身躯爆发出滚滚道则波动,混沌海也泛起了少许气息。

在洪荒异兽转化为混沌异兽的道路上,鲲鹏妖师很明显,走在了整个洪荒兽类的前列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