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医生开了外挂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十八章:麻药免费

处置室内,四五人坐在那里,陈沧和安彦军分头行动。

陈沧处理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十分朴实,虎头虎脑忍不住问道:“你们这是怎么闹得,这么多玻璃?”

小伙儿叹了口气:“我们是玻璃厂上班,一块玻璃从机器里弹出来,撞到墙上碎了就射到了我们身上。”

说到这儿,小伙儿庆幸一笑:“还好我当时反应快,要不然这玻璃就刺到了脸上了,肯定破相!”

陈沧心里一阵后怕!

这是破相的事儿吗?

人体脆弱的地方太多了,一不小心就是送命了……

想到小伙儿轻快的语气,陈沧忍不住叹息几声。

陈沧消毒的时候,男子也不吭声,要知道碘酒留在伤口上很疼的!

陈沧好奇问道:“不疼吗?”

小伙儿憨憨一笑:“还好,上次我就是自己拔出来玻璃的,比这疼多了!这次我看太深了,没敢拔……”

陈沧一愣,不由得肃然起敬,看来不是第一次了。

“你忍着点!”

陈沧找来钳子,夹住玻璃碎片,左手拨开伤口,使劲儿一拔!

顿时,长约两厘米左右的玻璃碎片出来了。

一个4厘米长2厘米深的口子出现!

鲜血这个时候也开始慢慢流出来,陈沧连忙清创!

他需要检查里面有没有破碎的玻璃渣子,用镊子夹出来以后,才能缝合!

看着男子咧着嘴,陈沧:“我给你打点麻药,麻醉一下。”

小伙儿一听,没有回答,甚至有些忐忑,神情有些犹豫,过了一会儿,这才脸红略带不好意思的问道:“麻醉贵吗?”

陈沧摇头:“免费的服务!”

小伙儿如释重负,哈哈一笑:“多打点,疼死我了!”

陈沧没来由的鼻子一酸。

人跟人不一样,每个人都拥有不同的境遇。

看着这个小伙子也就不到二十岁,或者刚刚出头,可是腿上的伤疤好几十道。

麻醉起效很快,出血也不是很明显,清创过后,小伙儿笑了笑说道:“真不疼了。”

陈沧点头:“我给你清理一下创口,里面还有一些细小的碎片。”

陈沧用10ml注射器把生理盐水不断冲洗,用镊子把那些碎渣夹出来。

之后,就是缝合了!

虽然伤口看的比较深,但是并没有伤到肌腱和大血管,普通的缝合就可以解决。

缝合的方法比较多,并非所有的缝合方法都是用于皮肤的。

比如间断垂直褥式内翻缝合等这些手法其实是用于胃肠粘膜的缝合,根本不是用于皮肤的,再比如那些连续锁边缝合法多用于胃肠道断端的关闭,皮肤移植时的缝合;8字缝合因为缝合特殊比较牢固,则是用于筋膜的缝合。

所以根据缝合地方不同,选择的缝合方法自然也不一样。

其实所谓的方法其实就如同武功招式,真正缝合起来,看的并不是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主要是根据患者的需求以及缝合的地方选取不同的方法,比如这小伙儿,需要的就是吻合度良好,愈合较快。

陈沧的皮肤缝合有中级水平,说得过去,一般缝合都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有了锋利+1以后,他更加得心应手起来。

没多久,陈沧完成缝合。

陈沧准备用泡沫敷贴的,不过这个时候,安彦军忽然说道:“用纱布,好得快。”

陈沧一愣,纱布好得快吗?

不过……陈沧稍微一迟疑,也顿时明白什么意思了。

纱布便宜。

他用镊子加了几块无菌纱布,用胶带给粘住,想到他们的工作,陈沧在用胶带在腿上绑了两圈,笑着说到:

“这一下结实了。”

接下来就是另外一条腿,这一次,两人配合默契了很多,速度也快了不少。

而此时,安彦军已经完成了中年男子的处理,身上四五块玻璃全都取了出来然后缝合完成。

陈沧不得不感慨,安主任的速度和能力。

另外一个男孩儿比刚才的小伙儿还要年轻一两岁,似乎是知道麻药不花钱,于是主动凑了过来,小声说道:“大夫,多打点麻药,疼死我了。”

刚才的小伙儿也是打趣道:“对,他怂包,怕疼!”

陈沧笑了笑:“打多了出问题的,这麻药可不能随便打。”

说完,就开始了缝合。

每一次缝合,陈沧对于皮肤缝合的认识就提升几分。

皮肤缝合讲究很多。

一个愈合速度、一个是炎性感染,还有一个是疤痕处理。

这三点十分都很重要。

缝合完了之后,安彦军过来看了看,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

这些都是基础缝合,倒也没有太多的讲究。

临走前,男子笑着问道:“大夫,多少钱?”

安彦军皱了皱眉头:“什么多少钱?”

男子瞪大眼睛:“缝合啊?”

安彦军:“我给你开个票,你去收费处缴费去吧。”

男子笑着说到:“好的,好的!”

拿着缴费单出去了,急诊收费处人比较多。

男子排在队里也十分忐忑,毕竟都说进了医院少一层皮,这他娘的缝了这么多针,又是麻醉又是消毒又是纱布的,得多少钱啊?

这一周估计都白干了!

想到这里,男子有些忐忑。

几个男孩儿都是他们村里出来的,带出来干活的,不能让他们掏钱啊。

想到这儿,男子还是看了看支付宝余额。

还有五百多……

够不够啊?

他不会用花呗,感觉那玩意儿透支消费,哪有钱去透支啊!

没多久,到了男子,把缴费单递了进去。

收费处护士啪啪啪的熟练在键盘上敲打,没多久,出来了结果。

男子内心不安,此时仿佛在等待宣判一样。

收费工作人员说道:“30。”

男子一愣:“多少?”

工作人员:“三十块!现金还是刷卡?”

男子连忙递过手机:“支付宝。”

工作人员一扫:“嗯,好了,把这个收费凭证给大夫就行了。”

男子点了点头,就要离开,忽然想到什么,转身问道:“你好,我问您个事儿,安主任的挂号费多少钱?”

工作人员:“安主任挂号费17.5元。加上急诊多10元,总共27.5。”

男子一愣!

他看着收费单上的凭证,哪里有挂号费,这上面只有一个清创的费用,就连缝合的费用都没算进去,而且……他们可不是一个人啊!

挂号费没出,缝合费没出……

男子看着身后排队的那么多人,连忙对着收费护士说道:“谢谢谢谢!麻烦您了。”

离开收费处之后,男子久久不能平静。

脑袋是哪一位一直说“不行!”的安大夫。

面冷心热安彦军,刀子嘴来豆腐心。

ps:感谢大家的打赏投票,谢谢~~~请你们喝麻药,吃阑尾~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