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神医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二十一章 守护犬

“俺来看看你,不行啊?”张振东说道。

“行啊,怎么不行……”朱小红面色带着一抹红晕,说道。

“你的痔疮,好了吗?”张振东问道。

“你好讨厌啊,问这个干嘛,真是的,人家才不告诉你……”朱小红的脸蛋红得跟火烧一样。

见朱小红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张振东也知道见好就收,他没有再问朱小红身体的问题,看朱小红这活蹦乱跳的样子,身体多半是好了吧。

张振东现在通过望气色都能够看出一个人的身体大致状况,像朱小红现在面色红润,精气神十足,这就是身体健康的外在表现。

“东子,听说你不但会帮人治病,还可以给牛看病啊?”罗春花好奇地问道。

“差不多吧。”张振东说道。

“东子,你能给狗看病吗?”罗春花问道。

“狗?”张振东一震,他就是想来二姨家买条狗的。

“嗯,俺家虎虎这几天不爱动,发了高烧,好可怜啊……”罗春花说道。

“快带我去看看。”张振东说道。

“跟我来。”罗春花带着张振东走到拴狗的地方,好奇的朱小红拿着她的贴身小内衣也跟上了脚步。

二姨家养了两条大狗,一条叫毛毛,一条叫虎虎。

虎虎是条大黑狗。

张振东看到虎虎躺在一堆稻草上,奄奄一息的样子,舌头伸出来,流出涎水,喘着粗气。

“虎虎……”罗春花和朱小红都眼睛一湿,女人还是要心软一些,看到自家狗狗遭罪,两女都动了柔肠。

张振东蹲下身,摸了摸虎虎。

“东子,虎虎还有救吗?”罗春花问道。

“有救,虎虎这是食物中毒了,还是慢性食物中毒,所以一直苟延残喘,还好俺今天来了,要是晚一天,虎虎就危险了。”张振东摸了下虎虎的身体,感受了虎虎的体温,再用《不求人》里面的医术观察来一下虎虎的身体情况,就下了个段论。

“食物中毒?俺们没有给虎虎吃啥不该吃的东西啊,都是俺们吃啥,虎虎就吃啥……”罗春花不解说道。

“也许虎虎是吃了别家的东西呢。”张振东说道:”没事的,有俺在,虎虎马上就能够好起来。”

“那,你快救救虎虎。”罗春花哀求道。

“二姨,俺想提个要求。”张振东说道。

“啥呢?东子,你快说,是不是要钱,你要多少,说个数!”罗春花着急说道。

“二姨,这不是钱的问题,俺今天来,就是想弄条狗,我跟虎虎有缘,我出三百块,把虎虎买走,你看如何?”张振东说道。

“好好好,就按你说的办,只要你对虎虎好。”罗春花说道。

“多谢了。”张振东拿出三百给罗春花。

接着,张振东在山坡上找了几味药草,这几味普通的药草一起煮,就是很好的解药,这知识也是张振东从《不求人》里面学会的。

把药草煎熬好了之后,张振东舀了一大瓢喂虎虎。

虎虎很通灵性,它很快就把一大瓢草药喝光了。

半个小时后,虎虎就恢复了正常体温,生龙活虎起来。

“哇,东子,你真是神人啊……”看到虎虎吃了张振东煎的药之后,很快就站了起来,罗春花和朱小红都惊呆了。

“嘿嘿,不要崇拜俺,俺会骄傲的。”张振东很是骚包地朝朱小红和罗春花挤出一抹笑容。

张振东灿烂的笑容,在罗春花看来是小贱小贱的,这家伙,真个儿是骚包,给他三分颜色他就要开染坊了,不过张振东骚包归骚包,罗春花倒是看得惯张振东,觉得张振东这家伙除了穷一点痞一点,啥都好,长得也多俊的。

“哎,这家伙也是个苦命娃,要是这家伙稍稍有点家底就好了……”罗春花眼中升起一抹柔性的母性之光。

张振东正好抬头,看到罗春花眼神中的这抹光芒,张振东虎躯一震,吓得他一个哆嗦,奶奶个熊的,俺最近到底是走了啥霉运啊,咋个这种老婶子都用这种眼神看俺呢,二姨她,不会是想吃掉小爷吧?

张振东是真误会罗春花了,要是罗春花知道张振东此刻心里想的什么,肯定会给张振东一个狠狠的爆栗子,这家伙,骂这家伙越来越没羞没臊了。

朱小红一双眼睛柔情蜜意地看着张振东,这家伙真有本事啊。

母女二人是各怀心思,张振东却拉着虎虎,说:”猪妹,二姨,俺走啦,虎虎归我啦。”

“张振东,你这个背时砍脑壳的……”朱小红气得直跺脚,刚才对张振东那一点点好印象荡然无存,这家伙,还是这么口花花,太讨厌啦。

“闺女,你眼神有点不一样……”罗春花看着朱小红,说道。

“啥不一样啊,娘?”朱小红好奇地问道。

“你看张振东的眼神不一样……”罗春花说道。

“娘……”朱小红跺跺脚,尾音拉得长长的,有些娇羞地垂下头,”俺没有……”

“真没有?”罗春花问道。

“没有!”朱小红说道。

“哦,俺还说张振东这娃不错呢,要是这娃有点出息,俺可以把闺女儿许配给他啊……”罗春花自说自叹。

“娘?你说真的呀?”朱小红一听娘这话,马上问道。

“你看,你看,还说没有,俺自己的闺女俺还不晓得嘛,你就是看张振东的眼神不一样……”罗春花笑呵呵地说道。

“哎呀,娘,你好烦啊,居然骗俺……”朱小红这才反应过来这是娘在诈她,结果她一下子就露白了。

“哈哈,闺女啊,娘是过来人,娘啥不懂呢,你要是喜欢张振东也行,但是现在俺可不允许你跟张振东交往……”罗春花说道。

“为啥呢?”朱小红也顾不得害羞了,眨巴着一双小眼睛看着罗春花。

“张振东这娃嘴花花,但是心善良,有点小奸诈,但实诚、热心,爱帮助人,但这娃太穷啦,就是命不好吧,谁让他是个孤儿呢,如果这娃赚得到钱了,俺就同意你们两个……”罗春花说道。

要是张振东在这里,听到罗春花这一番话,肯定会吹眉毛瞪眼,嫌俺穷,呵呵,等俺的小羊长大了,俺发财了,俺还不得搭理你们,那个时候,排着队等俺检阅的女娃子多了去呢。

“同意啥呢?俺不同意俺闺女跟张振东这破落户……”就在母女二人谈得起劲的时候,朱坚强突然从地坝下面的小道上窜了上来。

“爹……”朱小红捏着衣裙,很是忸怩的样子。

“当家的,你咋回来啦?你不去杀猪?”罗春花有些不满地看着朱坚强,问道。

“俺的剔骨刀拿漏了,俺回来拿刀的……”朱坚强眼神躲闪,有点怕家里这口子。

“你这个挨千刀的,剔骨刀都能够拿漏,你怎么没把你人搞漏?”罗春花叉着腰就指着朱坚强破口大骂:”等你拿刀赶回去,黄花菜都凉了,还卖个屁的猪肉啊,你这是想饿死俺们娘两个啊,俺的个天啦,俺这个地呀,俺的命咋这么苦啊,俺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求啦……”

“娘子,俺马上就去宰猪买肉,俺给你买漂亮的花裙子回来……”朱坚强就怕自己的婆娘撒泼,这婆娘要是发起疯来,能够哭诉个三天三夜,还有板有眼、节奏起伏,就跟说评书的一样。

“爹,俺也要花裙子,你不能只疼娘不疼闺女儿……”朱小红说道。

“好好好,俺的小姑奶奶,俺也给你买花裙子……”朱坚强拿着剔骨刀,脚踩风火轮,肥壮的身体如同一抹狂风骇浪,眨眼之间就消失在村口。

朱坚强的营生就是宰猪卖肉,朱家在村子里也算是殷实户,朱坚强和凉茶吃得肥肥胖胖的,朱小红也长得白白嫩嫩的。

等朱坚强走了,母女两个又开始磕开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说张振东带着虎虎就回了家。

虎虎很通人性,它中了毒,被张振东救活,它就死心塌地跟着这个新主人,张振东喊它走它就走,喊它坐它就坐。

张振东试着跟虎虎沟通:”旺旺,虎虎,旺旺……”

“旺旺,旺旺……”虎虎回应了两声。

“虎虎,以后你就是俺张振东的守护神,你要好好保护俺的羊群……”张振东摸着虎虎的头,说道。

虎虎舔了舔张振东的手板心,接着撒丫子朝羊圈赶过去,在羊圈外面旺旺的叫了两声,摇头晃脑绕着羊圈周围转了一大个圈圈之后,就蹲坐在羊圈外面。

张振东看着好笑,虎虎真懂他,以后有虎虎保护他的羊群,他就放心多了。

张振东赶着羊群上山,虎虎跟着。

“虎虎,不要让羊儿祸害村民的庄稼,知道吗?”

“旺旺。”

“你看好羊群……”

“旺旺……”

张振东放心了,他打算去山上采点药材拿去镇上卖钱。

就在张振东准备走开的时候,他发现有两只羊个头变得比其他羊群稍大,这两只羊并不是头羊,并且这两只羊变得比别的羊更矫健,前方一块大石头障碍被这两头羊一跃而过,另外的羊儿只有绕开石头上山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