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1384章 新的世界名画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
12月28日,周五上午8点。

裴谦今天特意地起了个大早,把老马也喊到了惊悸旅舍。

他想偷偷摸摸地体验一下“云雀行动”过山车到底有多好玩。

上次来的时候,裴谦本来是想安排李总和投资人们上过山车受苦的,结果没想到他们一点都没受到惊吓,一个个的反而特别亢奋,嚷嚷着要再来一遍。

后来听闵静超说,这群人整整玩了一个下午,到晚上才不情不愿地走了。

裴谦也有点好奇,这过山车项目到底有多好玩啊?

但之前因为怕崩人设,裴谦并没有跟这些投资人们一起体验。

所以今天,裴谦特意拉上了老马,想上午来体验一下。

裴谦主要是担心跟其他人一起玩,自己被吓得喊出来一两声,实在是与裴总的人设不符。

但是跟老马玩绝对不会有这个问题,到时候说不定全场都是老马高昂的喊叫声,必然成为全场的焦点,可以有效掩盖其他人的任何声音。

更何况在马洋面前压根不存在什么崩人设的情况。

按照规划,今天惊悸旅舍正常开放营业,而过山车项目则是上午9点正式开放试运营。

裴谦琢磨着,提前一个小时到,体验一个小时,也就差不多了。

自己投了一个多亿的过山车自己都没玩过,这是有点不太像话。

当然了,前提是这个过山车的属性是“好玩”而不是“刺激”,要是后者的话,那裴谦肯定也是不会体验的,只会想方设法地把自己的仇人给送上去。

车没法开进惊悸旅舍里面,只能停在门口的停车场。

不过停车场这边就有就有类似于平衡车、观光车之类的公共交通工具,可以在惊悸旅舍的园区里用。

已经跟陈康拓打过招呼,所以工作人员提前就在停车场等着了。

裴谦和马洋两个人坐上观光车,进入惊悸旅舍,然后又往过山车项目那边走。

然而刚进入惊悸旅舍,裴谦就惊到了。

“这么多人?!”

相对于平常而言,惊悸旅舍的人流量简直是暴涨!

要知道这才只是周五上午啊!

三个项目前都有人在排队,队列看起来不长,这是因为排队的都是即将要进入的。

惊悸旅舍是电子排号,到现场之后可以领号,领完之后不需要一直在原地等着,而是可以四处闲逛。等在APP上看到快到自己的时候,才需要赶到现场排队,否则过号是不候的。

三个项目前面排的人看似不多,但这都是即将进入体验的,还有不知道多少人领了号在其他地方等呢!

好在惊悸旅舍里也不是只有这三个项目可以玩,游客还能去喝咖啡或者到黄金迷宫里转悠。

“奇了怪了,这些人不去过山车那排队,怎么反倒玩起这三个老项目来了?”

“按理说这三个老项目应该都玩腻了吧?”

裴谦并没有玩过这三个项目,也完全不想去玩。

好在今天的人流量虽然比平时多,但毕竟是周五上午,所以观光车还是一路畅通无阻地穿过惊悸旅舍原本的园区,往过山车那边开去。

结果到了这边,裴谦有点明白为什么还有人在玩老项目了。

因为这边人更多!

过山车和惊悸旅舍原本的三个项目离得很远,这条路的两边已经被各种商铺给包圆了,当然都是李总和投资人们干的。

现在,这些商铺里全都是人,就跟一些热门的商业街一样!

再往前走,状况更是惨不忍睹。

过山车项目门口已经挤满了人。

虽说这个过山车项目也是现场取号、APP排号,但显然这些人都太热情了,最早来的这批人都挤在项目门口,等着9点钟一开放就去体验。

提前来了一个小时都已经有这么多人在等了,裴谦难以想象这群人都是几点钟来的。

还好,有工作人员通道,俗称后门。

裴谦也是怕遇到熟人,和往常一样戴着口罩。

眼瞅着快到项目的后门了,裴谦提醒老马:“之前跟你说带着口罩,带了吗?”

要低调就俩人一块低调,否则就显得太奇怪了。

“带了!”马洋在这种事情上还是很靠谱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口罩,认真戴好。

裴谦:“……”

口罩没毛病,戴得也没毛病。

可关键是马洋的脸太长了,这口罩遮住了上边,就遮不住下边。

按照正常人那么戴,口罩盖住鼻子以后,下巴这还是露出来一截,看起来总觉得很奇怪,让人联想到内裤套在头上的变态。

怪不得老马平时很少戴口罩,这客观条件也确实是不太支持。

不过这倒是也没大碍,意思到了就行。

来到员工人员通道,这边果然很冷清,几乎没人。

显然大家在领了号之后,要么就到项目门口排队去了,要么就到周围的商铺里去逛了,谁会闲的没事干在员工通道这蹲着。

毕竟游客又进不去,在这堵门也没意义。

但也只是“几乎没人”,还是时不时地有一两个路人非常好奇地路过,可能是迷路了。

裴谦没有在意,带着老马从员工通道进入。

陈康拓早就到了,带着俩人一路往里,体验“云雀计划”过山车。

很快,一圈结束。

马洋显然还没从激动中恢复过来,仍旧在拿着磁轨步枪四下瞄准,嘴里还发出“嘟嘟嘟”的配音声。

“芜湖!谦哥,这个过山车确实太好玩了!咱们再来一遍吧!”

裴谦黑着脸:“我先不来了,改天再说。”

过山车确实是挺好玩的,沉浸感很强,尤其是过山车快速移动、旋转的时候,虫群铺天盖地地冲过来,再配合一些实景的模型,让人紧张而又刺激,甚至分不清楚哪些是虚幻、哪些是现实。

互动性也很强,拼命扣动扳机向虫群射击,拼尽全力杀出重围,让人肾上腺素飙升,有一种在打沉浸式VR游戏的快感。

而且这个比VR游戏还要更加刺激,因为还带着体感。

枪械能震动,能发出拟真的声音,周围是环绕音效,画面是超清沉浸体验,再加上过山车本身的运动带来的失重感,体验可谓拉满。

可坏事就坏事在这个“互动性很强”上了。

裴谦已经知道了,这个过山车是有不同路线的,游客需要认真打枪才能进入不同的路线。

最差的结局是什么都不做,险象环生地被秦义队长带出虫巢;最好的结局是四个人都很给力,并且选择的路线正确,这样就可以杀入虫巢深处,斩首虫族女皇。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结局,可以简单地看成是不同的档次。

同样都是未能完成斩首行动,有的结局是灰头土脸地从洞穴深处离开,而有的结局则是杀出重围、直接从虫巢内突破地表、飙升到几千米的高空中,可以看到天空中密集的人类舰队和下方的虫海,过一把眼瘾。

裴谦琢磨着,虽然是俩人,火力可能不够,打不到虫族女皇那里,但稍微发挥发挥,看看高空的场景应该也是不难的吧?

结果真打起来才发现,好像压根就没老马这个人啊!

就听见老马在旁边一直咋咋呼呼的,又是尖叫又是开枪,可打了半天,你子弹都打哪去了?

裴谦抱着磁轨步枪打得那叫一个辛苦,结果却完全感受不到来自于老马的火力支援。

这不由得让裴谦回忆起了当初跟老马一起打《神启》和GOG时的场景,全程就跟没这个人一样……

只能说老马还是老马,虽然从之前的大长脸变成了现在的马总,但依旧初心未改,不论玩什么游戏都是一个纯纯的混子。

最后硬是打出了最差的结局,这还有什么再体验一遍的必要吗?

要知道,这个结局可是所有游客什么都不干,一枪不开,只是在座位上看风景都能打出来的!

跟着老马再玩一遍?

那简直是一种折磨。

看到老马还是意犹未尽,裴谦劝道:“你看今天门口排了那么多人,还是先让游客们体验吧。”

“咱们想什么时候体验都可以,等回头找个机会,在惊悸旅舍这边封园搞个团建,你可以把兔尾直播那边的员工拉来,让他们陪你一起玩这个过山车,一直玩到斩首虫族女皇为止。”

裴谦很有自知之明,自己肯定是带不动老马了,这种事情还是让老马的御用陪玩团队来完成吧。

马洋很高兴:“行啊,那就一言为定!我就等谦哥你安排了!”

裴谦把陈康拓喊了过来:“设备没问题就提前开放吧,我看大家都在外边等着,热情很高,早开一个小时能多让一些游客体验。”

“能这么早来的都是真爱了,让大家多玩两轮吧。”

反正事已至此,过山车的火爆已成定局,藏着掖着也没意义了,顺其自然吧!

陈康拓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好的裴总,我这就安排一下。”

裴谦带着老马两个人又从员工通道离开。

只不过这次,之前就在员工通道附近转悠的人,发现了他们两个。

“不是才刚进去没多一会儿么?工作人员今天一天应该都会在里边忙吧?怎么走了?”

“嘶……这个人的脸也太长了,口罩都遮不住?这不就是马总吗?”

马洋现在也算是个网红了,毕竟之前就“直播带货”,在微博上也撒过币,在网上见过马总的人其实不少。

按理说戴了口罩应该是认不出来的,奈何脸太长,辨识度太高,戴了口罩也压根遮不住这明显的特征。

“如果真是马总的话,那另一位岂不就是……”

“怪不得这个背影这么眼熟呢!”

围观的路人瞬间激动了,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掏出手机拍了一张两个人从员工通道离开的背影照片。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