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五百七十二章 尸妖帝昭(求订阅月票

邪帝的目光落在苏云身上,又挪到苏云身后的紫府之中,那座紫府中紫气弥漫,紫气中似乎有人影晃动,令邪帝也忌惮不已。

这种紫气对于他来说并不陌生。

当年他盘踞帝廷,便是因为那里有一座先天之井,被称作第一福地,井中产出的仙气便是先天紫气。

他便是吸收这种仙气,来延迟自己大道的衰亡。

用先天紫气,他的心脏甚至完全驱除了劫灰化的趋势!

而苏云背后的紫府之中弥漫的紫气,便是井中所产的先天紫气。

邪帝目光闪动,心头的震惊缓缓平复下来,道:“紫府主人既然不愿想见,那么晚辈自然不能勉强。”

紫府中,应龙和白泽紧张万分的站在紫气之中,两人身躯微微晃动,却是吓得。

邪帝却以为紫气中的那人在轻轻点头,稍稍放心:“当年我见到紫气中的那位前辈,开天辟地,开辟混沌,立创无量星辰星河。这等大神通,端的是惊天动地。我全盛时期,也未必能做到这一步。不过,他显然记得我,想来在他眼中,我也极为厉害。”

他却不知紫府中的是应龙和白泽,苏云在出来前,要求应龙和白泽一个在前一个在后,站在紫气之中。

苏云赌的就是邪帝看不穿紫气,看不穿紫气中的不是他所说的那位前辈!

邪帝的目光落在苏云身上,又移到帝倏身上,然后又移到苏云身上,道:“解救晚辈肉身,性灵,将晚辈送到仙界,趁机搭救帝倏,都是前辈的计划。对不对?”

苏云轻轻咳嗽一声,道:“父皇,你与帝倏都是前辈的棋子。”

邪帝面色冷冰冰的,声音也一片冰冷,道:“苏云,从你我见面之始,你便试图拉近与我的关系。莫非,你想继承寡人的江山?痴人说梦!”

他喜怒无常,先前还是对紫府中的“前辈”毕恭毕敬,现在便又杀气沛然,似乎随时可能暴起,不顾一切出手杀人!

倘若他真的动手,便会发现无论帝倏还是紫府中的那位“前辈”,都是银枪蜡杆头,中看不中用!

紫府中的“前辈”,便是应龙和白泽,他们在邪帝面前自然不堪一击。

帝倏因为此行,修为折损大半,原路回去都有些勉强。就算催动紫府,他也在邪帝面前走不过三招,更何况他还无法催动紫府,能够催动紫府的是苏云和莹莹!

若是苏云和莹莹催动紫府,也在邪帝面前走不出一招,便会被干掉!

拥有了肉身的邪帝,与从前单纯的邪帝尸妖和邪帝性灵,不可同日而语。

无论帝倏还是应龙和白泽,都紧张到了极点,唯恐邪帝真的不顾一切。

苏云恍若无觉,笑道:“我叫的是那位认我为义子的父皇,邪帝,你既然不是,那就闪开,让父皇与我说话。”

邪帝大怒,喝道:“你……怎么会?”

他脸色骤变,露出羞怒和惊恐之色,随即身体五感六识逐一被剥夺,很快感觉不到四肢!

他的身体意识消失,眼前一片黑暗,这是因为,他的体内另一个性灵突然崛起,将他排挤到一边,占据肉身!

“这小子如何知道我体内有未曾被炼化的异种性灵?”他心中一片混乱。

这次占据主导位置的性灵,正是邪帝尸妖,他刚刚占据肉身的主导权,突然脸孔扭曲,却是邪帝性灵在争夺肉身的主导权!

尸妖性灵不过是邪帝尸身中的残存执念所化,尽管强大,但先天不足,立刻被邪帝镇压。

就在此时,突然邪帝体内传来数以千计的嘈杂声,赫然是冥都第十八层中那些被邪帝性灵吞噬的仙灵!

这些仙灵被邪帝吞噬,占据他们的元气,延缓自己的劫灰化,然而这些仙灵的灵力很难被消解。

毕竟帝灵是思维所化,仙灵也是思维所化,思维吞掉思维,只会将对方的思维纳入自己的体内!

这样做,隐患极大,但是在那种情况下,邪帝性灵不得不吞噬,否则他难以坚持到苏云的到来!

但是现在,苏云一句话,将这个隐患挑了出来!

那些仙灵吵吵嚷嚷,帝倏和苏云只见邪帝的面孔瞬息万变,在刹那间便变换成一张张不同的脸,有老有少,有男有女,还有其他稀奇古怪的种族,像是有万千个人在争夺这具身体一般!

莹莹在苏云的灵界中看得不真切,连忙从苏云的灵界中钻出,坐在苏云的肩膀上,取出纸笔打算记录下这一幕。就在此时,邪帝的脑袋像是承受不住这么多面孔,突然啵啵作响,一张又一张脸从头里挤了出来,四面八方飞长!

莹莹瞪大眼睛,提笔难以作画,只见邪帝哪里还有脑袋?

只剩下数以千计的面孔,不断从他的脸里冒出来,往外飞舞,却还连他的身体!

这幅场面,着实把小书怪吓了一跳。

邪帝尸妖性灵得到这万千仙灵的相助,终于将邪帝性灵再度压下,尸妖性灵再度占据这具尸体。

那邪帝尸妖与邪帝性灵不同,豪迈万分,没有邪帝性灵的邪气与诡谲,大笑道:“我们本是一体,你不过先来,我是后到而已。不过先来的你已经死了,这具身体合该我做主!一个失败者,还是在一旁看着朕翻江倒海!”

他大步向苏云走去,哈哈笑道:“朕的太子果然不凡,屡屡资助我,不愧是朕的左膀右臂!”

帝倏横身挡在前面,淡淡道:“止步。紫府主人不想见你。”

邪帝尸妖只好止步,向苏云招手,示意他过去。

苏云迟疑一下,还是鼓足勇气走到邪帝尸妖跟前,说不紧张是假的,他站在邪帝尸妖身边,心跳如鞭炮突突炸响。

帝倏、白泽等人也着实为他捏了把冷汗,倘若邪帝尸妖突然痛下杀手,天下任何人也救不了苏云!

苏云尚未走近,肩头的莹莹便已经中了尸毒,开始尸变,长出锋利的獠牙一口咬在自己的手腕处,滋滋吸着墨汁。

“义父。”苏云运转先天一炁,帮她镇压仙帝尸毒,停步向邪帝尸妖见礼。

邪帝尸妖连忙搀住他的双肘,让他无法拜下,上下打量他,笑道:“果然是朕的好太子。朕在仙界听说下界有人释放帝灵,又打断逆帝的炼宝计划,放出悬棺中的那些忠臣义士,便知定然是太子所为!你又请出帝倏,让他分担朕的压力,此等功劳,帝绝不欣赏,朕欣赏!”

苏云连忙道:“是紫府主人教我做的……”

邪帝尸妖浑不在意,道:“无论谁教你做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了。只是有一点不好,帝绝跑过来跟我争肉身的掌控权,我又打不过他,头疼得很。我在仙廷面临绝境时,只好把身体交给他。可恨这厮答应过还给我身体,不料占据了肉身便一直将我镇压。”

他周身尸气魔气大作,显得极为恐怖。

原本他身体内只有尸气,显然是邪帝性灵入体,邪帝化作半魔,产生了无边的魔气。

邪帝尸妖道:“他叫帝绝,逆帝叫帝丰,这二人取自绝处逢生之意。只是帝丰篡位,得位不正。我不能学他们。太子,你学问肯定比我好,你给朕取个名字。”

苏云愕然,太子给仙帝取名字?

这是太子造反,废皇帝自己登基,给老皇帝取个谥号吗?

不过观邪帝尸妖非但不像是开玩笑,反而很是诚挚。

苏云沉吟一下,道:“义父当叫做昭。昭字乃是朝日之光,一日之晨,光芒驱散黑暗之意。”

邪帝尸妖闻言,心花怒放,赞道:“朕就是要这样的名字!从今日起,朕便是帝昭,不与他们这些败类一样!邪帝绝,万事做绝,仙帝丰,却没有绝处逢生,做的比帝绝好不到哪里去!他们都是黑暗,朕则是黑暗中的昭昭日光!”

他哈哈大笑,道:“你我父子一个称雄于仙界,一个称雄于下界,我是昭昭日光,你也是昭昭日光!你尽管放手去做,不用担心帝绝,有任何问题,我替你担当!一切有我替你扛着!”

苏云错愕不已。

他认邪帝尸妖为义父只是权宜之计,迫不得已而为之,但是观帝昭,竟然像是真的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太子!

这让他心中五味杂陈。

尸妖帝昭向帝倏道:“你是帝倏?我听说帝绝剥了你的头皮,用你的头骨炼宝。这种事情是我这具身体做的,但不是我做的,你要报仇,等我不在时,你找他报仇便是。你我之间,并无仇怨。”

帝倏沉吟片刻,他灵力强大,察觉到这尸妖的性灵竟然坦坦荡荡,没有半点的阴暗,只有无边的复仇怒火。

这与邪帝绝竟然完全不同!

帝倏点了点头,道:“我恩怨分明,你大可放心。”

尸妖帝昭露出笑容,向苏云笑道:“我不会让你在我和帝倏之间为难,你现在可以放心与他联手了。”

苏云长揖道:“义父胸怀广大,帝绝、帝丰都远不及也。”

尸妖帝昭哈哈大笑,道:“我本来打算带着你去一趟太古禁区,看看那里都有什么好东西,给你整两件,免得寒酸了。不过帝绝说过,那里凶险无比,自保都难。所以便不带着你了,你们早些回去。”

苏云称是。

尸妖帝昭挥手作别,纵身远去,声音远远传来:“邪帝喜怒无常,你与他相处得越久便越是危险,我担心我镇不住他,先走一步。等走远了,就算他夺回身体也奈何不得你!”

苏云挥手相送,过了良久才垂下手。

帝倏来到他身边,道:“此人是个真人,待人至诚,可惜是个尸妖。”

苏云默然。

应龙白泽从紫府中走出,见苏云闷闷不乐,于是询问。苏云道:“义父斗不过帝绝,因此有些担心。”

应龙和白泽惊讶,对视一眼,白泽悄声道:“阁主真的把尸妖帝昭当成了父亲。”

应龙道:“他幼年时,父母把他卖给曲进等人,他童年、少年都是一个人度过。曲进等人化作鬼神之后,也没有一个尽到父母的责任,对他的照顾也是照看他不死而已。他缺少一个父亲。”

白泽心中有所感触,道:“因此只要谁对他好,他便全心全意待人家。”

应龙点头。

白泽道:“你也是这样的人。”

应龙怔了怔,沉默下来,出奇的没有反驳他。

他的身世与苏云童年差不多。

只有尸妖帝昭这样纯粹真诚的人,才能如此轻易的打动苏云,也能打动他!

————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