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机械师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017 杀

“咳咳咳……”不远处响起虚弱的咳嗽声,韩萧走过去,只见中了五六枪的胡飞还没死透,气若游丝,眼见是救不活了。

韩萧看到胡飞手里的73式黄蜂,他就什么都明白了,一时间情绪复杂:“告诉你有危险,你为什么非不听。”

胡飞颤抖伸出手,紧紧拽住韩萧的裤脚,痛哭流涕,哭得撕心裂肺:

“我不该贪心啊!我、我好后悔!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胡飞颤巍巍指着凯洛,“别相信他……他出卖了我叔叔胡弘骏……”说着又咳出一大口血。

“你救不活了,我只能让你少点痛苦。”韩萧摇摇头,伸出手,拗断了胡飞的脖子。

“你别听他胡……”凯洛急忙想要辩解,韩萧忽然站起身,拔枪开火,子弹击穿凯洛的脑袋。

凯洛愕然跪倒,死不瞑目。

“所有人都死了,你也下去陪他们吧。”

韩萧垂下眼帘。

自从发现聚居地的惨剧后,韩萧内心不断高涨的杀意,被他冷冰冰的理智束缚住,宛如用牢笼囚禁猛虎,心情越是暴躁,他就越冷静。

韩萧来到胡弘骏尸体旁,顺着胡弘骏手指的方向看去,正是试验体小队追杀下去的方向,车辙深入森林。

赫然与他离开的方向背道而驰!

胡弘骏没出卖他。

韩萧心里猛地一抽,仿佛一颗钉子扎了进去,扎心的疼。

哪怕到了最后,胡弘骏也不曾出卖他这个外人……值得吗?

[你触发E级任务【复仇】]

[任务提示:杀死试验体小队]

[任务奖励:15000经验]

韩萧不再看胡弘骏和安的尸体,走进帐篷,把胡弘骏视为至宝的老旧军刀步枪拿了出来,不知是不是错觉,军刀步枪表面闪过一道黑光。

“你很想为你的老伙计报仇吧?”

韩萧脸色紧绷,将背包里的枪械全都拿出来,连带着军刀步枪拆解成一地零件,以军刀步枪为主体,用这些零件,渐渐改装成型。

【简单维修】和【简单强化改装】都达到十级,名字虽然挫了点,但却是机械系前期核心技能,满级效果非常出众,韩萧对基础枪械的改装信手拈来。

[军刀步枪(狙击改良型)]

[品质:白]

[基本属性:攻击力66~69,射速1.1发/s,弹夹容量10发,有效射程450米,输出能级37]

[属性加成:敏捷+2]

[长度:0.86米]

[重量:8.3磅]

[附加效果:精准——弹道稳定,风向影响极低]

[附加效果:穿透——经过特殊改装,可使用狙击口径子弹,具备更强的穿透力]

[备注:它在渴望复仇。]

数了数弹药,只有二十五颗狙击子弹,都是从银刀身上缴获的,地上有四道车辙,代表追兵有两车,最多不超过十二人。

韩萧背起枪,前往追兵离开的方向,背影消失在树林中。

用腿赶路自然不可能比车快,韩萧没打算追上去。

胡弘骏指了错误的路,等到追兵找不到自己的线索,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原路返回,韩萧要做的,就是在这段必经之路埋伏。

诚然,韩萧如果此时转身继续跑路,敌人绝对找不到他,但内心的声音告诉他,如果不用敌人的鲜血来发泄几乎压抑不住的愤怒,他会后悔的。

哪怕没有任务,他也会这样选择。

“萌芽!”

咬牙切齿,杀意森然。

……

夜晚的森林伸手不见五指,极远处传来悠长的狼嚎。

韩萧静静伏在林间,眼眸微阖,军刀步枪摆在手边,他已经保持这个姿势三个小时了,就像耐心的猎人,等待着猎物踩进陷阱。

一阵阵引擎轰鸣迅速接近,韩萧猛地睁眼,四道高速移动的车灯在射程内出现。

“来了啊。”韩萧的语气就像在家里接待到访的客人,平静如水。

他戴上缴获夜枭小队的一字型红外夜视仪,两个橙红色的车子轮廓跃入眼帘。

韩萧一拉枪栓,将目标套入狙击镜,仔细调整视距。

屏息凝神,足足瞄准了八秒,才砰然扣动扳机!

火光与枪焰中,黄澄澄的狙击子弹跃出枪口,穿过树林的空隙,眨眼间飞过数百米的距离,精准命中高速移动车辆的轮胎。

“啪!”

爆胎!

当先的装甲越野车轰地撞在树上,后面那辆车也被迫停下。

一号头晕脑胀下车,喝骂道:“你会不会开车?”

“队长,轮胎爆了。”

“低压轮胎怎么会爆?!”

一名队员蹲下身,骇然道:“上面嵌了一颗子弹!”

“敌袭!”一号大脑嗡的一声。

就在这时,数百米的枪声再度响起,那名查看车轮的队员,就在一号面前炸开了脑袋,鲜血洒了一号满身都是。

“是狙击手!”

“快找敌人的位置!”

“全部警戒,躲到车后面!”

但这还是试验体小队第一次参加真正的战斗,按照平日里所学的战场理论手忙脚乱找掩体,就在这过程中,那夺命的枪声再次响起,又是一个队员被爆头。

一号吼道:“卧倒!”

所有队员急忙趴下,这下枪声才停歇了下来,紧接着便是肃杀的沉默。每个人都恐慌不已,只有一号还能勉强冷静,急忙通过掌上终端向组织求援。

场面僵持住了,没人敢起身暴露在狙击手的视野里,仿佛黑暗中有一个恶魔,随时等待着收割生命。

“是什么人袭击我们?”

“不清楚!”

“周围这么黑,对方一定有夜视仪!”

“现在怎么办?”

“一直趴着吧,等待援兵。”

一号喝道:“别傻了,敌人难道不会逃吗?敌人只有一人,我们却像一群受惊的鸵鸟把头埋在土里面,组织会怎么看待我们这群怂包?”

试验体队员们脸色一变。

一号狠狠道:“不过一个敌人,我们有车有枪有人,难道还赢不了?”

“对,我们要反击。”

“先确定狙击手的方位!”

一个队员把心一横,快速站起然后卧倒,想引诱狙击手暴露方位,可一发夺命的子弹几乎刹那间命中他的心口,血花绽放,推动力把他崩飞了好几米,落地后寂然无声,顿时打消了其他队员效仿的想法。

一号后背发凉,这么准的枪法,敌人到底是谁?!

队员没有白白牺牲,试验体小队看到了黑暗中一闪而逝的枪火。

“找到了,南边三百米!”

“上车冲过去!”

……

韩萧从夜视仪中看到,龟缩的敌人同时站起,狂奔向另一辆完好的装甲越野车,他立马明白了敌人的打算,想要凭借装甲车冲过来。

热成像显示敌人还有七人,显然吃准了狙击手射速慢的特点,准备牺牲一两人,全体上车。

韩萧没法瞬间杀死七人,冷静开了两枪,再度射杀两名敌人,眼睁睁看着敌人上车,装甲越野车引擎发出咆哮,横冲直撞迅速逼近。

军刀步枪射不穿厚重的装甲,无法从正面瞄准敌人的车毂。

韩萧孤身一人,顿时身处险境。

“正确的战术。”韩萧目光深邃,“可惜太容易猜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