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十八章 走的很安详

堂堂一个仙人,竟然这么穷酸,就一把斧子、一个储物法宝……

果然,在俗世混的炼气士,大多都是这一行的混子……

飘扬的黑色灰烬中,李长寿将那只扳指模样的储物法宝与板斧一同收到了天字四号储物袋,又收起摄魂珠,跳到了悬崖边缘,蹲在了那三株仙解草前。

取出两只事先准备好的玉盒,舌尖下塞了两颗自己炼制的解毒丸,双手包裹十八重法力,动作麻利又十分小心,将两株年份较高的毒草连根采起,迅速放入了玉盒中封上。

采药不绝种,福缘免损折。

总算……

李长寿露出了少许微笑。

他迅速起身,不敢在此地久留,也担心宇文陵还有其他同伙。

先冲到了那三睛碧波蛇滚落的蛇首前,在怀中取出标注着‘地二’的储物袋,将这蛇首直接装了,用符封印,收入了玄字四号储物法器。

这东西应该能提炼出一些不错的毒药,可以给小师妹防身防狼,不能丢在这里白白浪费。

周围那滚滚蛇毒还在,那几个蒙面人的尸首,早已被三只‘主战’纸人烧个干净。

非仙人目标,幽冷玄火烧起来毫不费力;那几人一点点残留的灰烬,此时已经跟他们的将军大人融合,等待着随风而逝……

随后,李长寿与四只纸人一同动手,将两瓶药粉洒在了各处。

地面上的人血顿时被点燃,冒出一处处绿色的鬼火,让这些血迹转眼消失不见。

嗯,净化洪荒环境,保护北洲生态,这是人族炼气士不能推辞的义务!

又收了几件储物法器,李长寿目光扫视各处,灵识也探查着方圆十里内的各处风吹草动,双手开始掐起法诀。

确定没有什么遗漏之后,周围几道身影化作纸人,钻回了李长寿的袖子中。

收伞,身形遁入岩层中,李长寿悄然离开了此地。

阵法消散后,四周毒雾瘴气涌来,也带来了少许微风。

柏树下只留下了一截无头的蛇尸、几滩剧毒的蛇血,还有地面纵横交错的裂痕,即将崩塌的悬崖……

那颗换了个新发型的老柏树,随风轻轻晃动着已经不多的枝丫,像是在跟藏在大地中的李长寿依依惜别。

毕竟,那是它树生中,第一个进入了它树干与根茎的男人。

……

李长寿借着土遁,在地下悄悄靠近了两个同门师弟师妹斗法之地。

有毒玄雅正操控飞剑对元青一阵乱打,元青已经招架无力,浑身上下多了许多伤痕,鲜血染满了衣袍。

这个元青……

返虚境修为,怕是用丹药堆起来的吧?

这就是同代弟子中,所谓排名第二的存在?

若当代弟子排行上的家伙都是这种程度,那几年后的仙门大比,自己多给灵娥准备点丹药和自研法器,她估计能刷到百强……

李长寿偷偷摸到了两人对战的外围,算准有琴玄雅的出招节奏,一只手探出地面,对着元青用力扔出去了一只瓷瓶。

正是刚才已经用完了的超品软仙散瓷瓶。

微弱的破空声从后方袭来,刚磕飞了两把飞剑的元青对着身后随手一剑,剑招帅气又精准的斩在了这只瓷瓶上,将瓷瓶瞬间击碎。

嗯?哪里来的瓷……瓶……

元青眼皮一翻,剑都没来得及收,身形摇摇晃晃,朝着前方即将扑倒。

正此时,前方有四把飞剑破空袭来!

而向前扑倒的元青,近乎张开双臂,‘主动’迎向了来袭的飞剑!

有琴玄雅本意并不想在此地杀了元青,哪怕元青在她眼里再卑鄙无耻,他也是门内的弟子,需带回山门,让师父他们发落。

但此时,元青突然不抵抗……

有琴玄雅就如李长寿所推算的那般,对这套御剑之法其实掌握的并不纯熟,此时她完全来不及收剑,这四把飞剑瞬间贯穿了元青的脖颈、额头、胸口、腹部。

下手之精准,灭其三魂、刺其丹田,干脆利落,不留生机。

“这……”

有琴玄雅一愣,随后便想到了什么,轻轻一叹。

她从半空落下,跳下飞剑,快步走向了元青的尸身……

元青走的很安详。

确实很安详,他其实没有感觉到任何死亡的威胁,一瞬间入梦,被刺穿身体也无法醒来,嘴角还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哪怕只有一丝超品软仙散,也绝非元青此时能承受的剂量。

而元青笑容落在有琴玄雅眼中……

“哪怕心恶如你,也会有一丝忏悔吗?

你是不是,也被人所逼迫?”

有琴玄雅目光中流露出少许不忍,她摇摇头,一把把飞剑迅速回转、贴合,燃起了熊熊火焰,融成了那把大剑,自行挂在了她背后。

听到这般自言自语声,地下的李长寿忍不住竖起大拇指。

有毒师妹,不愧是有毒师妹,竟然还有自己给自己灌鸡汤的超强本领!

话说,在不确定周围环境的时候,杀了对手还不赶紧走,而是在这里缅怀感慨……

一看就是没有经受过生活的毒打,心太大了。

此时,有琴玄雅抬头看了眼已经没了动静的悬崖处,她竟完全察觉不到那里有活人的气息,那头恐怖的毒兽妖蛇也没了动静……

‘长寿师兄也不知如何了,将元青尸身带上,快些过去看看吧。’

当下,有琴玄雅朝着元青走了两步,刚要用法力将元青的尸身包裹,突然眼皮一翻,身形缓缓仰倒。

哐当一声,大剑砸落在了地上……

几乎同时,元青身下的土地出现了细微波痕,那些瓷器碎片悄然融入了大地中;

这波痕迅速荡向了有琴玄雅,飘到有琴玄雅身下时,一直手探了出来,随手抓住了有琴玄雅的长发。

这无情铁手用力一拽,将昏迷的有琴玄雅直接拖入了地下……

地面的波痕轻轻晃动了几下就消失不见,恢复了原本的平整与坚固。

炼气士浑身上下的防御力都非凡人可比,头皮毛囊也是如此;这般举动虽然不雅,但十分方便、抓握牢靠,更不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也不可能真的把一个返虚境修士薅成秃头。

李长寿出手时,只是想快速把人拖走,赶紧离开这处是非之地。

至于元青的尸首……

人又不是他杀的,也就不必非把灰扬了,收拾掉瓷瓶的碎片就足够了;

软仙散只是迷药,人死过两天就会完全消散,很难被查出痕迹。

且,稍后门内仙人寻来,如果找不到尸首痕迹反而更难解释。

大地深处,李长寿拖着陷入沉睡的有琴玄雅,径直遁往了东南方向,就如两条游鱼一般,迅速消失不见。

……

“啊!这破阵法简直烦、死、人、了!”

随着酒玖愤怒的呼喊声,大地在她的脚丫下不断颤动,白雾迷蒙之地的毒虫毒兽都在瑟瑟发抖、惶恐不安。

因大阵封锁,这片大地依然坚挺,没有在酒真仙的脚丫下分崩离析……

侧旁角落中,王奇和刘雁儿正靠在一起,神情萎靡、精神不振。

被困在此地这么久,精神状态自然不佳,但也正是这般环境,才让两人的感情在短时间内迅速升温,此时已是彼此的‘雁儿师姐’与‘奇奇师弟’。

顺带一提,王奇的奇,并不是奇怪的奇……

酒玖会如此暴躁,也有半数是被这两个小道侣刺激到了……

发泄了一阵心底的狂躁,酒玖抱着胳膊,盘腿悬空坐在离地三尺处,继续思索对策。

刘雁儿缓步走了过来,柔声道:“酒师叔,莫要太过担心了,吉人自有天相,师弟师妹说不定已经去镇子等候了。”

酒玖哼了声:“都这么久了,说不定尸首都没了!”

“师叔……”

刘雁儿继续劝道,“师叔昨日不是说,算日子的话,门派中应该已经派人过来了吗?

兴许,咱们马上就能脱困了。”

“啊呀,”酒玖双手在自己的中长发中一阵乱挠,“那三个家伙也不知道死没死!

李长寿要真出事,我怎么跟他师父交代!

那两个宝贝仙种要是夭折了,我一百年酒钱都完蛋了!”

刘雁儿额头挂了几道黑线,虽然知道酒师叔有些口是心非,心底很关心他们,但总感觉,酒师叔她……

确实是更在意自己的酒钱呢……

突然间,大阵之中吹起了一阵浅浅的微风,一声叹息在四面八方响起。

随之而来的,便是那毫无波动的苍老嗓音:

“小玖,你可知罪。”

酒玖禁不住打了个哆嗦,落下一双纤腿脚丫,小声回了句:“师、师父?”

刘雁儿也是一惊,诧异道:“忘情上人亲自来寻我们吗?”

周遭白雾开始迅速退却,三人的仙识、灵识总算从困阵挣脱,朝着四面八方无阻碍的延展开来……

也正此时,两道身影从远处飞了过来,砸在了酒玖面前。

这是两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一身黑衣打扮,都是元仙修为,此时尽皆重伤昏迷,身上各自有一个陷下去的掌印。

王奇在旁激动地喊道:“酒师叔,就是他们两个!就是他们袭击了我与雁儿师姐!”

酒玖当下再无迟疑,双腿一弯直接跪在了地上,额头触地,满是黯然地言道:

“师父,

弟子被人算计,有三名年轻小辈失了联系。

弟子甘愿领受一切责罚,但请师父速速搜寻他们三人踪迹,看是否有人得存!”

正此时,周遭白雾已经消失,几道身影在远处现身。

最前方那名道人身高不过五尺,见酒玖如此认真地跪伏在那,也是不由有些尴尬,忍不住低头咳嗽了声,笑道:

“咱师父没来,是我,咳,你足智多谋又英俊潇洒的……五师兄……”

“嗯?”

有杀气!

矮道人顿时一阵哆嗦,还要继续挽救,远处那身穿麻衣的小师妹已猛地跺脚,贴地飞射而来!

快若神弓射出的离弦之箭,带起了阵阵音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