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十六章 有毒,肯定有毒

赤阳毒龙涎的份量在不断缩减,李长寿留下足迹的区域越发广阔。

古籍记载之地探寻无果,乱瘴宝林周遭探寻无果。

捎带着救下了有琴玄雅的三天后,李长寿依然没有找到仙解草,反倒是因为越发深入北俱芦洲,收获了不少有用的毒草灵药。

甚至,他还捉到了两只珍贵的‘焚尸虫’,可以拿回去炼制成煅尸粉,处理尸首的手段增加到了十二种。

他心底虽略感烦闷,但始终未曾忘记自己身处北俱芦洲这般险地,警惕之心从未落下。

按理说,仙解草虽珍贵,却是颇为另类的毒草,很少有人需求才对;

而自己找寻的这些区域,都符合仙解草需求的生长环境,可就是一株幼苗都见不到……

也真是邪了门。

自己在修行间隙拼命挤出时间,读了几十年的毒经药典难道都是假的?

‘果然,还是师父他老人家气运太差。’

李长寿只能如此安慰自己一句,将心底的不甘驱逐,开始思索自己何时回去。

向西面再走两百里!

若是寻不到就只能作罢,再去那个镇子中找找有没有仙解草售卖……虽然希望更为渺茫。

快步疾行,李长寿脚下带出道道残影,要完成这最后一程的求索之路。

探寻五十里,毫无收获;

探寻百里,在附近可能生长仙解草的区域转了一整圈,也没仙解草的踪迹,倒是意外收获了几株配置软仙散的珍贵灵药……

看,自己用的毒草排着队往储物法器里面跑,对师父有用的毒草,连根毛都寻不到。

这大概就是人品和气质的差距吧。

得不到仙解草,自然就无法炼制‘融仙丹’,这条路便是走不通了。

还好自己此前就制定好了备用方案二和备用方案三,虽然都不如‘融仙丹’更保险,但总归能帮上师父一些。

天地灵气波动,有人在斗法?

李长寿的灵识立刻朝着波动来源探查了过去,但前方瘴气太浓、毒气也在动荡,以至于让他探查的有效范围只有二十余里。

三十里之外似乎有炼气士在斗法,灵识捕捉到了数道腾转挪移的身影……

再往前走,就到那些‘散修’活动的区域了吗?

在北俱芦洲边界活跃着许多炼气士,他们一般都会深入北俱芦洲数千里寻找一些珍贵的奇花异果,以此易物换物,换取自己修行用的修道资源。

比如此前被反杀的‘刺鸠’,已经修到了归道境,平日里没有脏活的时候,也是靠这种累活赚取修行资源。

李长寿心底立刻起了退意。

停下身形,李长寿藏在一处岩石之后,细细思量。

古籍上记载的区域已经探查完了,自己要去的这个方向正有炼气士斗法,此时不退更在何时?

正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次北俱芦洲之行,只能以遗憾落……幕……

李长寿突然精神一震!

他扩散出去的灵识偶然捕捉到,在西北方向二十三里之外的一处悬崖顶部,有三株其貌不扬的翠绿小草在轻轻飘摇!

它们形状恰似兰花草,但比兰花草要短了许多,叶片上还有一道道诡秘的纹路,每一株都包裹着一层淡淡的毫光。

仙解草!

能毒死元仙,重伤真仙元神的仙解草!

而且看其上魔纹的数量,中央那一株已经最少有三千年的年份,两旁的伴生草年份也过了千年!

李长寿差点从石头后面蹦出来。

但他立刻默念清心咒,让自己迅速冷静了下来,现在药草还没到手,不能乐太早。

冷静,等药草到手后平安走出北俱芦洲,才能小小的庆祝……

也不对,炼制丹药也十分麻烦,最起码等自己回到山中,炼制成功了融仙丹,那时候再开心也不迟。

开搞!

施展土遁,李长寿在地下直奔解仙草而去,同时灵识也在大地之中蔓延开来,分析着仙解草周遭环境。

仙解草侧旁有一株光秃秃的老柏树……嗯,可以由土遁转木遁接近仙解草。

但几千年份的毒草,对那些毒兽来说,绝对是大补之物,不可能没有守在一旁的家伙。

果然,李长寿很快就发现了一条三睛碧波蛇。

这条蛇十分阴险地躲在悬崖下方,还懂如何隐藏自身气息,三丈长的身躯融在岩石中,碧绿色细鳞散发着别样的幽光。

如果不是李长寿一寸一寸的排查,也无法发现与环境相融的这毒物。

三睛碧波蛇的脑袋正中已经鼓起了一只肉包,看起来有点不雅,容易让人泛起一些大胆的想法;

它的三角形蛇头已经开始变得狭长,身体也比普通蛇类粗厚一些。

显然已是在化蛟成仙的边缘。

而那株年份最长的仙解草,应当就是它化蛟成仙的关键,只是此时毒性药力还不够。

‘不好对付。’

李长寿又注意到,悬崖下有许多白骨,其中不少都是人形的骨架……

不能硬拼,必须智取。

这种快成仙的毒物实力强横,本就是剧毒妖兽,自己虽带着十二样不同效果、能威胁到普通元仙的毒药,但在它面前都是无用。

凭自己掌握的法术,硬拼虽然不一定输给它,但周遭环境太过凶恶,到处都是不稳定因素……

如何智取?

靠木遁过去,拔了草就跑?

蛇类凶兽大多都十分敏捷,这个方案明显不行。

在大地之中迅速穿梭的李长寿,此时也陷入了思索,心底很快就给出了十多个方案。

距离梦寐以求的仙解草越来越近,李长寿的灵识也探查到了更远处的斗法状况,他定睛一瞧,禁不住气息逆涌、在土里咳嗽了几声,差点直接扭头走人。

怎么又遇到她了……

这个有琴玄雅有毒是吗?

干脆改名有毒玄雅吧……

给她画了地图往西南走,怎么就出现在这了?与预期的位置差了足足两千里!

李长寿嘴角抽搐了几下,感觉自己莫名其妙中,触碰到了一些见识盲区……

“嗯?追杀她的人中有几个仙人?”

李长寿心底闪过了少许灵光,灵识捕捉着那边追逐打斗的情形,突然有了智取仙解草的计策。

仔细想想,若非这个方向出现斗法的波动,他也无法发现这三株仙解草;

而这个方位,按照他此前的路线规划,大概率搜查不到。

从这个角度而言,自己这次还要多谢‘有毒玄雅’。

“上次救了你,这次小小的利用你一下,咱们也算两清了。”

李长寿嘀咕了句,在土中稍微停顿,再次施展了土遁之术;

他法力全开,又极力压制自己的气息波动,迅速且无声无息的,摸到了悬崖附近……

开始观察追杀有琴玄雅之人。

此时,有琴玄雅身周环绕着一把把燃烧着火焰的飞剑,身形悬浮在半空,也在朝着悬崖的方向挪移。

她周遭飞剑飞速旋转,布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防线。

但李长寿一眼就看出,有琴玄雅此时不过是外强中干,这门御剑的法术还没学到家,只懂固定招式,不会临场变通,在防守时无法有效反击……

而追杀有琴玄雅的是六名黑衣人,两名归道境、四名返虚境,他们出手虽用全力,但招招不去锁定有琴玄雅的要害,显然是想活捉。

‘这几个家伙,恐怕还不够这条三睛碧波蛇塞牙缝。’

还好,还有两股气息在空中尚未出手,而这两股气息,李长寿都算熟悉

那什么国的殿前大将宇文陵;

破天峰同门师弟,元青。

方圆三十里范围内只发现了宇文陵一名仙人,李长寿心思顿时开始活泛了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

元青这个大暖男为什么还不下狠手?就这么一直拖着,真当自家度仙门无强人?

度仙门虽然只算是一家中等意思的修仙门派,但好歹也是被广泛认可的三教仙宗,俗世王权就算有几个仙人坐镇,也不会被度仙门看在眼中。

如果酒玖师叔和他们五个没有在约定的时间回返山门,必然会有仙人北上找寻,元青这一伙人如此磨磨唧唧,简直就是自己找死。

说一千道一万,这个假暖男还不就是馋这假冰山的身子?

啧,下贱!

此时李长寿眼中,从云上的仙人宇文陵,到下方追杀有琴玄雅的这几人,已被编号为工具人一二三四……

灵识锁定在有琴玄雅身上,李长寿催动咒法,施‘风语咒’,直接对有琴玄雅传声入耳。

“以你此时面朝为乾位,退向震位,八尺距离。”

正自御剑抵御前方法宝轰击的有琴玄雅,顿时精神一震。

长寿师兄!

他怎么在此地?

心中虽疑惑,但有琴玄雅已经下意识遵循指引,踩着飞剑贴地后撤,两道流光恰好在剑阵侧旁划过!

那是一把短刀与一把长钉,飞速袭来,却直接落空!

“再退,离位六尺。”

李长寿的传声口吻略微急促了些,有琴玄雅依言再躲,又是两道流光在另一侧滑落。

随之,李长寿的嗓音接连不断入她耳中:

“别发愣,有余力就反击,注意自己表情,不要让他们起疑。

悬崖下藏着一只厉害毒物,引他们过来,用毒物破敌。

离位三尺,转震位五尺。”

有琴玄雅原本有些黯然的眼眸,此刻迅速重新恢复明亮;

她紧紧闭着嘴唇,心底嗯了声算是回应。

很快,她左退右躲,渐渐从容有度,在六名追杀者、以及上空两人眼中,有琴玄雅整个人突然变得灵动了起来。

临阵突破?

那六人的攻势被她接连躲开大半,原本只能防守的飞剑,立刻找到了突破口开始反攻;

这一增一减,有琴玄雅的压力骤然降低了许多,有条不紊地退往那处藏着三睛碧波蛇的悬崖。

与此同时,李长寿身形已经出现在了悬崖上方的岩层中,离着仙解草不过百多丈的距离。

那头三睛碧波蛇似乎已经感应到了什么,在悬崖下探头出来,机警地观察各处。

在仙解草前方是一片草地,那株劲挺的黑皮柏树耸立在距离悬崖边十六丈处,树荫遮在了仙解草上方。

李长寿找准这黑皮柏树的主根,在岩层中解除土遁,硬顶周遭挤压而来的庞大压力,咬牙施展出了木遁之术,钻入了柏树主根之中,隐藏气息、果断上冲。

老柏树:……

嗯?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