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1557章 所谓至高不过是路尽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
九道一虽然面上无比强势,但是心中却在发颤,深感震撼,异常吃惊,那些尘埃来自哪里?!

是谁在显圣,显灵?!

连他这种度过不知道多少个大世,遗留了不知几个纪元的老人皮都在颤栗,内心震撼,可想而知,多么的惊人。

他的确手持长矛,独对两大阵营,可是,他并未动手呢,那不是源自他的杀伤力。

那些灰尘,来自波光粼粼的金光深处,是自己震荡出来的,或者说是自行从轮回中吹拂出来的尘埃。

就是这样,些许尘埃扬起而已,飘落下去就将祭地的诡异与不祥击溃,并让三件帝器阵营的真仙级生灵炸开,形神俱灭。

纵然是九道一,都未见过这样恐怖的尘埃!

那尘埃上分明没有特殊的能量,也未曾蕴含着规则,很普通,甚至无波动,就能如此。

事实上,两界战场上,所有人都在震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尤其是各族的头领,一些究极生物,还有堕落真仙等,更是感觉恐惧。

他们看的分明,那尘埃不染道韵,也无能量,就将人“砸死”了,打了个肉身瓦解,神魂粉碎,何其骇人听闻。

遍寻古今,这种事也极其吓人!

谁都看出来了,这不是九道一做的,源自轮回路深处的金色波光中,舒缓扬起的尘,简单间镇溃诸敌。

人们震撼的同时,不可避免的想到,这样显照,该不会是……那位吧?!

有人艰难地咽下一口口水,传说中早已不在,甚至被认为虚无,从来都不存在的人,就这样突兀出现了?!

一切只因,这里是那位演绎轮回的地方,称得上其后院,尘埃正是自其地盘中扬起,飘落而出,这是在警告吗?

事实上,场中最厉害的几人更为紧张。

比如,自名山中复苏的矮小老者,哪怕他开创出所谓的时光经,震动当世,疑似是仙王级存在,地位超然,睥睨诸天。可是,他却也在心惊胆颤,很是惶恐,越是了解,越的强大的生灵越是对那位敬畏。

“每当世间认为那位死去了,他似乎都会显照?跨越无尽时代彰显伟力。”身材矮小的老者以微不可闻的声音自语。

当两界战场上众多进化者听到后,皆心神剧震,这是真的吗?

而那个身在幽暗中的黑影,疑似一尊无法回头、永坠黑暗中的堕落仙王,更是胆寒,心底冒凉气。

感受最深的其实是那域外的黑狗,因为,它忽然发现,自己不久前好像一直在说,从来没有过那个人,他是众生心中憧憬出来的,是某种希冀所映照而出的虚无存在。

这比说那位死去了还严重?!狗皇发毛。

而后,它果断而直接的……严肃起来。

它第一时间开口:“刚才谁在乱语?吾警告尔等,终有一天,他会回来,谁敢乱猜测,就是与吾为敌,与三天帝为敌,与大势为敌!”

你大爷,有人想让它来个狗血喷头,那不都是你自己说的吗,要为敌也是你与自身去为敌。

“同样,三天帝也不可能死去,终有一天会归来!”狗皇补充了一句,为自己装胆气。

它还真有些紧张,怕有一粒尘埃落下,将它砸成一滩烂狗泥。

下一刻,腐尸背负帝尸也回归域外,他想到了很多,心神恍惚,安静而沉默的思忖着什么。

喀嚓!

突然,天穹裂开了,被一道闪电强势而恐怖的撕开,有一道光飞向大地而来!

那光带着恐怖的气息,席卷了苍茫阳间,甚至是,威慑诸天,震荡大千宇宙。

一时间,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颤抖,软倒在地上,竟不受控制的,源自灵魂的臣服,要对其叩首。

随后,那道光越来越强盛,散发滔天威压,并露出真容,那是一张法旨,急闯而来,进入阳间!

这简直要毁灭万物,将诸世界打回原点!

它宛若彗星横击,要撞毁大地,又像是一挂宏大的星河失控,要撕裂整片宇宙,毁灭气息暴涨!

人们骇然,这是三件帝器背后的至高存在降下法旨了?

那种气息在不久前曾显照过,更降下警世之言,要各族各界大一统。

所有人都惶恐了,这种存在,一言一行,都可让诸天大世界兴盛与衰败,弹指就可击断一个在古史上最强大与繁盛的进化文明!

这是要降下无量大劫了吗?!

阳间是否因此而不存,或许会被……彻底抹除!

“三件帝器背后的存在,它在降罪,要毁灭诸天……”

有究极生灵嘴唇都在哆嗦,这是影响世间的大事件,没人可敌,无人可阻。

“完了,一切都要结束了,得罪那种至高的存在,还有什么希望可言,我们都要死,各族都要亡。”有一位老族长都脸色发白,彻底绝望了。

这不是一个人的态度,而是很多人,许多大族的领军人物,其脸上都彻底失去了血色,带着深深的惧意。

无数人陷入惶恐,坠入绝望中的情绪中。

连真仙都承受不住,身体背叛灵魂,瘫软在地上,瑟瑟发抖,根本不受控制。

谁人可敌,谁人能挡?

毕竟,纵然那位显照过,却也更进一步说明了,他不在阳间,还来得及回归吗?

大世将崩,谁可擎天?!

“罐罐,你可补天吗?”楚风叹气,抬首望天,他已经做好准备了,大袖中的手攥着罐子,随时准备当成石头砸出去。

“慌乱,绝望,有用吗?”关键时刻,九道一开口了,竟很平静,并未恐惧。

“这里曾是一个璀璨进化文明的发源地,曾是古今无敌者的故土,我不信,天外那位会真的不顾一切击灭所有!”

“重要的是,有人不允许,既能显照,就会关注,念念不忘,心中细语,必有感应!”

九道一不断低语。

“所谓至高,不过是路尽了!”他霍的抬头,看着天上降临的法旨,并未慌乱,而是很坚毅,道:“当年,那位才踏足那个领域就杀过至高了,怕过谁,这么多年过去,我想,路尽后,定会再延展,他绝不会止步不前!”

“真有人要动手,来了又如何,当年我们这一界的前贤又不是没杀过!”

他口中的话语不停!

九道一疯了吗?这是无数人的认知,在法旨降临时,他居然敢说出这种话,张口闭口就谈要动手,要横击。

整片世界都陷入无边的恐惧中。

诸天都要被颠覆了吗?

狗皇吼道:“怕什么,真要下手吗,三天帝未死的人不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活着的天帝必然早已达到无敌境地!”

“来,我是那个人的兄弟,也是三天帝的友人,过来,镇杀我!”腐尸背负帝尸,在域外迈步,顶着无边的压力,昂首而立。

“呔,本皇在此!”狗皇疯了,竟如山大王般拦路,嗷嗷的嘶吼。

“至高又怎样,不过是路尽,谁敢称无敌?!”九道一大吼,扬起了手中的矛,心中在祷告,在呼唤那个人。

疯了!

所有人皆恐惧,在绝望的同时,都一致觉得,他们完全疯了,想召唤谁出现已然晚了。

现场,纵然是仙王也差的太远了,根本无法也无力改变什么。

任何人上前,都不过是螳臂当车,会被碾压成碎泥!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