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神医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十九章 神秘野物

“一千五你也想娶二妮子?你拿什么跟我比?”白三狂笑道,只有在钱这方面,白三有绝对的优越感,可以狠狠地打张振东的脸。

“俺现在是没你有钱,但俺会努力的,俺能够挣钱,等俺的羊长大之后,俺就发财了。”张振东很是自信地说道。

“养羊发财?你做你的青天白日梦吧!”白三压根就觉得张振东说的就是个笑话。

“你信不信那是你的事,但俺赚钱娶二妮的决心你管不了。”张振东说了句差点让白三气疯了的话。

“你就吹吧,使劲吹。”白三懒得跟张振东废话了,他还是打算用钱压张振东,他不信贪财的王守银会把王二妮嫁给张振东。

“老三,东子,你们都别吵了,听大叔一句话,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俺家二妮子还小,过一年半载,你们再来提亲,到时候,你们各凭本事,谁给的提亲费多,谁就更有诚意,俺就同意谁跟俺闺女交往。”王守银马上跑出来当和事佬,劝说张振东和白三。

“王大叔,这话可是你说的?”张振东问道。

“嗯,俺说话算数,半年后,你们再来吧。”王守银说道。

“好,俺张振东接招,半年后,俺张振东要把二妮子娶走。”张振东豪气干云地说道。

“老三,你呢?有何意见?”王守银对白三说道。

“半年就半年吧,俺还怕张振东这穷鬼?半年,指望他那一群羊长大?哈哈,俺读书少,别骗俺没文化……”白三很是嚣张得意地说道。

在白三看来,张振东这穷鬼想要翻身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更别说是半年内弄一大笔钱了。

半年时间,他白三也等得起,他白三又不缺女人,镇上洗头房的好些姑娘都跟他白三交好呢,想到这,白三就心痒难耐,想马上跑到镇上洗头发去找小红。

“白三,这半年,俺劝你规规矩矩的,你要是敢背地里对二妮做出什么过分的行为,俺张振东绝对不会放过你。”张振东说道。

“哇,你好威风,俺好怕啊!”白三故作夸张地说道。

“傻子。”张振东骂了一句。

“你骂谁呢?”白三怒气森森瞪着张振东,挽起袖子,一副随时开干的样子。

“怎么?想打架啊?”张振东比起手指,做出点穴的姿势。

白三看到张振东点穴的姿势,就吓得全身一个哆嗦,被张振东点穴之后,拉了几天肚子的悲惨遭遇涌上心头,白三没敢再跟张振东说硬气话。

白三灰溜溜地走了,张振东也跟着离开了。

“张振东,你跟老子浑,老子找高手来干掉你。”白三想起自己在镇上的牌友提起过武术高手的事情,这位牌友找得到武术高手,只是要花钱。

花钱白三不在乎,只要能够干掉张振东。

成功干掉张振东,除了解恨,跟王守银打赌的事情也不存在了,张振东都消失了,他单方面和王守银打赌,他都没有个对手,这个赌约自然是无法履行下去的。

张振东不知道白三已经彻底记恨上他了,他优哉游哉地回到家,看到羊圈里一只只小羊肚子鼓鼓的。

张振东露出笑容,轻轻说:“羊儿羊儿快长大,俺讨媳妇可盼着你们帮忙!”

也不知道是羊儿们听懂了张振东的话,还是咋滴,一群羊儿咩嘿嘿叫了起来。

王守银家,胡翠花小声地对男人说:“她爹,你让东子和白三半年后来提亲,你这不是帮着白三吗,东子是孤儿,白三爹是村长,东子肯定没白三拿得出钱啊……”

王守银拿着土烟,装进烟锅子里,吧嗒吧嗒抽了两口,裂开一嘴黄牙,说道:“你懂个屁,头发长见识短,俺们闺女还小,半年后,不管张振东有没有挣到钱,对俺家来说都是好事,要是张振东真有那个熊本事挣了大钱,俺就允许二妮子跟他交往,如果他还是那么穷,白三拿的钱肯定不会比这次少。”

“俺爹啊,俺们这么做,对东子是不是有点不厚道啊,这样东子会不会很难受……”胡翠花继续问。

“去去去,瓜婆娘,你说个锤子,俺在乎他张振东干啥?”王守银没好气地提起烟锅子朝婆娘的脑袋上砸了过去。

胡翠花知道他男人这犟脾气,连忙躲开,不敢跟他计较。

这一晚上,王二妮捂在被子里,眼泪打湿了被褥。

“东子哥,俺对不起你,俺让你受这么大气吃这么大苦……”

王二妮心里念叨着张振东。

之前王二妮还没觉得,今天看到张振东态度那么坚决,为了他不惜挨打,不惜承受白三的冷嘲热讽,她知道张振东对她是真感情,明白张振东才是她王二妮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白三那种无赖,还是算了吧。

“阿嚏……”张振东打了个喷嚏,骂骂咧咧道:“谁在背后想我?是白三想算计我吧?”

等羊儿都睡了之后,张振东才进屋里洗了脚睡觉。

现在屋子经过简单改造,稳固多了,但漏风漏雨还是免不了的,张振东躺在硬梆梆的竹床上,想着自己是该努力挣钱了,除了娶王二妮,还要修房子。

“钱啊,俺太需要你了,如果有钱是一种错,俺宁愿一错再错。”张振东心里呐喊着。

慢慢地,张振东睡去,做了个美梦。

梦中,王二妮趴在他怀中,紧紧地抱着他,喊他东子哥,让他亲她,抚她。

突然,怀中的人儿变成了朱小红。

再接着,怀中的玉人变成周淑芬。

最后,怀中的人变成马寡妇。

马寡妇很是大胆地扒拉张振东的衣服,满含柔情喊着东子,快点,像个男人。

张振东被吓了一跳,醒了过来,背上一身冷汗。

“靠,俺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张振东对自己接连梦到几个女人感到很吃惊,他张振东明明对王二妮一片痴心,咋个会梦到王二妮以为的女子呢,难道说他张振东就是个花花公子的心?

“咩咩……”

“咩嘿嘿……”

这时,羊圈里传来羊儿的叫声。

张振东一骨碌爬起床,飞快披上衣服,冲向羊圈。

羊儿在羊圈里叫个不停,嘈杂不堪。

张振东来到羊圈边上,借着月光看清楚了,原来羊圈里面有一个黑不溜就的野物。

张振东抓起一根竹竿,嘴里咩嘿嘿地叫着,跟羊儿们沟通,命令羊儿们朝羊圈边上围拢。

羊儿们倒也听话,在张振东咩嘿嘿几声之后,就按照张振东希望的那样聚拢在羊圈的侧边。

张振东跳进羊圈,提着竹竿就打那个黑不溜就的野物。

这个野物长得像一个狸猫,张振东怀疑这是大个头的野猫。

“敢来骚扰俺的羊儿,俺弄死你,炖汤喝。”张振东提着竹竿就插向野物。

野物动作灵活,朝张振东窜来,在张振东的手上划了一下。

张振东忍着剧痛,把竹竿武得密不透风。

野物可能是被张振东杀红眼的姿态吓住了,飞快窜出羊圈,逃之夭夭,转瞬之间,就无影无踪。

“靠,这是啥鬼东西,可痛死俺了。”张振东手上火辣辣的,痛得他直咧嘴。

走到亮堂处,张振东看见自己手臂上被那个野物抓的痕迹颜色乌黑,周围的皮肤也变得乌兹兹的,伤口瘙痒难耐,这可把张振东吓坏了。

“这……不会是中毒了吧?”张振东看着自己的伤口,有点恍惚。

“怎么办呢?”手臂上的瘙痒感觉越来越烈,还带着剧痛,张振东最后灵光一闪,想到《不求人》,连忙用他在《不求人》里面学到的一点修炼知识,抓起柴刀划开伤口,运起体内一丝微薄气息,把毒血逼了出来。

等毒血流出得差不多的时候,张振东手臂上的疼疼和瘙痒感也消失了。

捡回一条命的张振东,破口大骂那个神秘的野物,奶奶个熊的,差点要了小爷的小命啊。

这鬼东西,别让小爷再碰见了,弄死你。

骂了一顿那个神秘野物,张振东听到两声羊儿叫。

“咩嘿嘿,咩嘿嘿……”

“野物又来了?”张振东这次多了个心眼,提起柴刀走到羊圈边上,伺机砍杀神秘野物。

“咩嘿嘿……”

羊圈里面并没有什么野物,而是两只小羊躺在地上翻滚着叫唤。

“羊儿……”张振东跳进羊圈,抱起其中一只叫唤的羊儿。

等他看到这只羊的时候,发现羊儿的腹部有一道抓痕,乌兹兹的,跟他之前手臂上的伤痕差不多。

“被野物抓的。”张振东一下子就判断出来问题所在。

他再次使用《不求人》,把手放在羊儿的抓痕上,用一丝气息把羊儿体内的毒血吸了出来。

把第一只小羊的毒血吸出之后,张振东头脑昏昏沉沉的,全身冒汗,有点想晕倒,他强行忍住,利用最后一丝意志,把第二只受伤的小羊治好了才罢休。

治好两只小羊,张振东再也没有坚持住,直接在羊圈里睡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感觉脸上黏黏的,那两只被他救过来的小羊正用舌头舔他的脸。

“羊儿……”张振东感动,小羊都懂得感恩,都生怕他张振东有闪失。